?

采枸杞子

吴建华发表于2014年11月17日22:18:02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枸杞 枸杞子 散文美文 吴建华

枸杞,落叶灌木,叶子披针形,花淡紫色。果实叫枸杞子,是圆?#20301;?#32773;椭圆形的浆果,红色,中医入药,有滋补作用。这是《现代汉语?#23454;洹?#30340;解释。此外,我零碎?#32654;?#30340;知识是,枸杞浑身是宝,其叶叫天精叶,其根叫地骨皮,皆可入药。叶在鲜嫩时可炒可蒸,当蔬菜食用,味道鲜美。其果,也就是枸杞子,尤其珍贵,入药可活血明目。另外,枸杞子不可久熬煮,最适宜泡水饮用。乡下人大多知道枸杞子有补肾的药效。

秋末冬初,正是何草不黄时节,唯有枸杞郁郁葱葱地生长在路边渠畔,或者果林边坟冢上,或者委伏地上,或者攀?#30342;?#26641;篱笆,或者倒垂渠沿坑边,它修长柔美的枝条上细叶下,累累缀满红色小浆果,红艳得灼目,水灵欲滴,像盏盏小灯笼,又似一串串小红辣椒,乡下人据形称为小红辣。

在风和日丽的时候,我就带着一岁零八个月的儿子,去村外采摘枸杞子。果树边篱笆上的枸杞多披拂倒垂,枸杞子灼灼绿叶间。我在上边摘,儿子在下边摘,用小手摘下红如火焰的浆果,一一放进嘴里咬,再一一吐出来。枸杞子味甜,所以儿子才放进嘴里咬。

过一会儿看看儿子,儿子在,过一会儿再看,他竟远远跑开了,爬在田畔上玩?#25856;?#20040;。不放心,过去看看,他正拨弄着小虫子,神情很是专注。又过一会儿,儿子大概玩够了,从地上爬起来,赖在我怀里不下去。此时,午后的太阳暖洋洋地照在我们母子身上,田野里景色疏朗,杨树林里枯叶盖地,时不时有黄?#27573;?#39118;自落。田头路边野草枯萎,田里麦苗青青。这世俗简明而又实在温馨的幸福啊。忽然想起《史记?#20998;?#26446;斯将被腰斩咸阳市时的一段文字:?#20843;?#20986;狱,与其中子俱执,顾谓其中子曰‘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遂父子相哭。”想那李斯极刑临身,方才悔恨不如做一介?#23478;?#33609;民来得自在。

将采回的枸杞子晾晒起来,等其干缩成?#21688;?#24178;状,就可以收贮起来慢慢泡水喝。虽然?#30475;?#37319;回来的枸杞子不多,但积少成多,不久,湿品竟也有半竹篮之多了。

这个冬天,茶壶里有着红灿灿的枸杞子,想来也不会太寒冷。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福建36选7最新开奖结果18136 pc蛋蛋加拿大28开奖网站 精准中特公式规律论坛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app K7线上娱乐城博彩投注平台 湖北快3走势图 上海快三走势图快三走势 北京pk10数学天才揭秘 广西快三计划精准公式 赛马会一码三中三资料 pk10冠军号预测软件 新疆十一选五结果 双色球蓝球杀号百度彩票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带连线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