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荠

郭军平发表于2013年11月19日18:04:5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荠菜

荠菜是一种生命力很强的野菜。入冬以来,气温连续下降,万木凋谢,落叶纷纷,到处是满目凄凉的味道。然而就在这山寒水瘦,草木凋零的冷色调季节里,却有一?#26893;?#28982;的绿色生命闯入人们的眼帘。它就是那种看似毫不起眼普普通通的野菜一族---荠菜。

荠菜生长于田间地头,果园麦田,塬上沟坡,不择地势,不择贫瘠,不择水土,是一种生命力极其顽强的野菜。记得年轻时读过周作人的《故乡的野菜》,其中就描写到了荠菜的情形,看来,荠菜不择水土是真实的,它并不仅仅生存在苍苍茫茫的黄土高原,它也生长在山清水秀,水网密布的江南秀土。印象中写荠菜的文章不少,但几乎都是着眼于春天的大环境,想那诗文里的荠菜都是在那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杨柳吐绿,桃杏吐艳之时,脑中也想象得出?#20449;?#32769;少带了小铁铲,提了竹篮到那广袤的野地挖荠菜的情形,也?#19978;?#35937;得见在那广袤的田野里的憧憧人影。

挖荠菜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试想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假日,带了小铁铲,提了竹篮,约上一俩好友,或者带上儿女,骑上车子,吹着口哨,沐浴着暖暖的阳光,吹着微微的风,想象着那暖暖的春风就像母亲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们的脸庞,耳朵,抚弄着我们的头发,然后吟诵着“?#24471;?#19981;寒杨柳风”的诗句,体验着古人的那一种高雅诗意的人生情怀。“沾衣欲湿杏花雨”的情景也许不?#23376;?#21040;,因为在北方,那是一个春天少雨的季节。那一种情景,也许在志南和尚生活的江南倒是常有的。而对于我们,则是十分的奢侈。

古人写荠菜的诗文很多。《毛诗?#20998;?#23601;有诗句:“谁谓荼苦,其苦如荠。”荼也是一种野菜,这里以荠来比方荼,谈其味道与荠相似。荼味倒没有尝过,但是荠菜味苦说法却有点不实。荠菜是以鲜嫩,甘甜出名的,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一书中赞美荠菜说:“冬水气也,荠甘美也”。《尔雅?#20998;?#20063;有“荠菜甘,人取其叶作菹及羹亦佳”的记载;宋代陈达叟也写过《甘荠赞》。可见,荠菜味道是甘美的。清薛宝辰在其《素食说?#28020;?#31216;“荠菜为野蔌上品,煮粥作斋,特为清永。以?#32479;?#20043;,颇腴,再加水?#26447;?#20339;”。

在所有文人于荠菜的诗文咏唱里,?#19968;?#26159;非常欣赏南宋诗人陆游的诗篇,《剑南诗稿?#20998;?#23601;有不少诗翁食荠颂荠的篇章,比如,陆游在蜀中为官时曾作“食荠”绝句三首:其一为“日日思归饱蕨薇!春来荠美忽忘归。传夸真欲嫌荠苦!自笑何时得瓠肥。”看来荠菜之美竟然?#25925;?#20154;有忘归之意,想不到这甘美的荠菜竟然有疗漂泊天?#30446;?#23621;异乡作客他乡之人的思乡病。这不能不说是一奇迹。心理学讲,爱屋及乌,人类精神上都不乏有一种精神依托,托物?#37027;?#36825;何尝不是一种疗治精神之伤的一种手段。其二为“采来珍蔬不待畦!中原正味压莼丝。挑根择菜无虚日!直到花开如雪时。”荠花如雪倒是很美的意象,试想在袅袅的春风里荠菜花随风飘扬,蜂蝶乱舞,再有春女们提了小篮子,踏着青青的草,漫步于田间地头,那该是多么清美的意境。其三为“小著盐醯助滋味!微加姜桂发精神。风炉歙钵穷家活!妙诀何曾?#40092;?#20154;。”这当然是品尝荠菜美味的?#26222;?#25551;写了,笔者读到此,竟然要口舌生津了。

当然,对于荠菜旺盛的生命力,陆游诗文里也有赞美,在特定的年代里,诗人总是把自己耿直不阿,坚韧不屈的品格融汇在其中,托物?#37027;椋?#34920;达个人的风骨,激起人们的共鸣。每每读到这里,笔者?#32479;?#24120;想到那风雪中的寒梅。是啊,在这烈烈寒风里,依旧蓬勃着这一汪绿灿灿的生命的荠菜能不让人肃然起敬吗?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彩票网交流群7267566 时时彩五星分布图技巧 天津11选5前三直遗漏 体彩排列排列三走势图带坐标连线走势图带连线图 2019浙江彩票中奖 香港一码中特 1组码里种了 网上棋牌赌博通比牛牛 香港六合彩惠群网 p3开机号码查询 足彩半全场投注 百家乐赌经 3d怎么判断开组三组六 新疆十一选五下载 上海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