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咖啡花

二月蓝发表于2014年11月05日22:19:0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咖啡树 咖啡花 二月蓝 散文美文

细细数来,我爱过梨花、樱花、兰花、菊花、梅花、茉莉花、海棠花、丁香花……而今日下午,去解放碑旁边的一家咖啡店里一坐,一杯拉花郁金香咖啡,神秘美妙,让人惊叹不已,对视良久,慢呷细品,突然就爱上了这种漂浮在深褐色咖啡液体面上的咖啡花。

这是一家新开的咖啡店,也是解放碑商圈最大的咖啡店。厅里种着几棵大树,似有咖啡豆在枝条上飘香。归本而奢华的木?#39318;?#26885;布置有序,据说材料全从泰国、越南漂洋过海来到重庆。每个麻布质感的沙发靠垫上都印有一朵白色四瓣的咖啡花,花间的几柱嫩蕊仿佛正在迎风摇曳。奇花异草四布,或立或?#25671;?#21508;种吊灯恰似小型星座,闪射着明媚的平和的怡然的不?#26848;?#30340;光。包房雅致宁静,成为惹人注目的以杭州手工刺绣为屏隔断的独立空间。屏上密针密线绣出的牡丹花,很大朵,浓情香艳,片片绿叶摆放在花瓣周围,像是在为国色作陪衬。这样的好环境,这样的好时光,这样的好咖啡,我好爱。

椅子很静,而坐在椅子上的我却很难静下来,已略显兴奋,咖啡?#26408;?#24930;慢地上来了。顿时,感到一个人太孤单、太落寞,诚如山茶花似的满怀激情又去对谁绽放?纵有珠玑般的话语又去向谁倾诉?于是,我急急地用手机将住在附近的两位闺蜜呼叫过来,一为妙龄诗人,一为美女画家。我窃自?#21335;玻褐?#20110;,又为这里的咖啡花引来了两只蝴蝶。

我坐上座,女诗人坐左,女画家坐?#25671;?#25105;再要了一杯白咖啡,不加糖不加奶顺应了我的淡泊心性。白咖啡,在解放碑的钟声洒下19点花露似的鸣响时,我放下?#25104;?#30340;云烟,举杯啜饮。白咖啡,白?#30053;?#30456;喝过吗?白衣仙女喝过吗?#30475;?#26102;此际,唯我一白衣白领,喝得想起了青山峦、黄麦地、绿草原、蓝忧郁、?#20185;?#30171;……白咖啡,白得浓酽,白得亲切,白得我的?#26408;?#20687;一只白孔雀在水晶时光中缓缓开屏。

女诗人要了一杯天鹅拉花咖啡,另要了一份华夫饼。她说,喝茶时,她总是想起王维、陶渊明、李清照一类清高的古人,当然也想起了近代的梁实秋、林语堂和周作人们,因为他们同茶的品性相近。喝咖啡时,她更多的是想到国外的凡高、艾略特、埃利蒂斯、惠特曼、聂鲁达等等,他们可以因饮咖啡而全身血液如煮,?#24067;?#24341;发灵魂沸腾。她说,如果谁想一个人静一静,就去喝茶;谁想一个人或几个人共同燃烧,就去喝咖啡。她说,这里的咖啡,喝起来真有一种开花的感觉!

女画家要了一杯三叶拉花咖啡,另要了一份帕尼尼,即拖鞋面包。她比女诗人更为语出惊人。她讲,她不是来吃草的,吃草是牛羊的事情。她是来喝咖啡的,为心灵而来,为友情而来,为画画的颜色而来。她讲,喝咖啡重要的是喝心情,喝品位,喝咖啡不宜谈论?#35828;常?#23601;像不宜谈论?#33545;校切?#37117;是在做绝活儿,让人失去发挥功能,她不想让画?#35782;?#23376;绝孙。她讲,“别后十二到朱雀?#29275;?#26757;犹有花”,那梅花就是咖啡,就是火焰!

我不想用微笑去挡住女画家的豪?#23472;?#35821;,也不愿用沉默去应付女诗人的远情高?#24688;?#25105;们三个女人喝得?#24863;?#39118;生,喝成了三团火,让微露的月色不能进入窗来冷浸我?#24688;?#25105;的口?#26143;?#19981;自禁地流露出一段法国杰出的外交家塔列兰曾经说出的结论:“烹制得最理想的咖啡,应当黑得像魔鬼,烫得像地狱,纯洁得像天使、甜蜜得像爱情。”耳旁忽闻尖叫与大呼:“妙语!”“高论!”

暮色掩上解放碑。我们还坐在咖啡店里,也许是在用另一?#22336;?#24335;闲适自?#28023;?#20063;许是在替生活补白。但是,无论怎样,都能证明我们不但爱上了咖啡树上的咖啡花,而且爱上了一种新的花种:咖啡杯里的咖啡花。因为,咖啡花让我们恋上花式温?#22467;?#22240;为,咖啡花安静地等来了懂得它的人。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