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槿

卓玛发表于2014年10月28日10:58:56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木槿 卓玛 散文美文

木槿是乡下的花儿,和童年有关,童年时的月亮大而昏黄,像陈年往事的底色,让人怔怔,木槿是月亮底下的陈年往事,一树一树朦胧的花红,开在旧光阴里。

光阴如蝴蝶一样静止在花枝上,红艳的凤仙,洁白的玉簪,浅紫的大熟仙儿,粉红的木槿次第?#26376;遥?#36855;人眼目。

季节是上帝手中五彩的丝线,木槿则是春天夏天和秋天倾情织出的?#24179;酰?#26159;露水蘸着月光的颜料随意涂抹的画作,是设色明净,浓淡相宜,笔墨酣畅的小品。

大姑家的篱笆里有两株木槿,从暮春到深秋,不知疲倦地招展着红扑扑的花朵,仿佛从未落下来,村南的水塘边也长着稀稀落落的几株,乡下的孩子会在晌午最热时分悄无声息地爬上老葡萄树偷葡萄,却没见有人偷花或夸它好看,我一度为了这花觉得委屈。

木槿伴着如雨的蝉鸣盛开,此起彼伏,远看如同粉色皱纸做成的假花,但比假花柔嫩鲜洁,晚霞夕照时分,花瓣上仿佛涂了一层淡淡的紫金粉,风来摇晃,微光?#20102;福?#32654;得神圣。我仰望花枝,心生羡慕,做一朵花多好,去留无意,逍遥自在,与人相比,它显得纯洁。木槿每天穿着粉红浅紫的绸裙在风里起舞,小鸟为它啾鸣梳妆,太阳和月亮都是它的灯光师,露水是她的钻石发簪,它站在清晨的第一?#33889;?#20809;里琳琅锦绣,珠翠满头。

大姑说木槿花可以炒茄子吃,?#26188;?#35273;得不忍,在乡下,只有俗气的南瓜花理所?#27604;?#34987;做成食物果腹。

小时候偷偷采过一朵木槿,戴在头上,悄悄地走到池塘边?#31449;底櫻?#27874;光瞬间凌乱了倒影,它无声黑白,眉眼不清,我就随手扔了,看它打转漂远。后来读到“花落水流红,闲情万种”?#26408;?#23376;,想起水波轻抚木槿的粉面,如同对美的温柔试探。

格调最为清雅的木槿出自王维:“山中习静观朝槿,?#19978;?#28165;斋折露葵”,惊心掠骨的清美。山中朝槿得了日月风露的灵逸之气,赏花的人闲淡静谧,仿佛得道成了仙。

最接地气的木槿不在山上。凉风木槿篱,木槿花篱文人气质浓郁,至少也应是某位隐士的创意,大巧不工,浑然天成,亲切美好的乡村风景莫过于此。

木槿隐居乡下多时,好比未嫁的西施,虽?#23478;?#32032;食亦无法掩藏?#22270;?#25439;它的美。

木槿花西见残月,木槿和月光?#40644;?#20986;场,在夜静时分,清婉迷离,如同西施和范蠡宿命的相遇。

西施初遇范蠡时,想必苎萝村里也该开着很多木槿花,京剧?#27573;?#26045;》里有一段唱词:“想当年苎萝村春风?#24403;椋?#27599;日里浣?#26149;?#31561;清闲,偶遇那范大夫溪边相见……”木槿初放的溪边,她见了他,各种悲欣交集。?#25918;?#38738;衣史依弘一亮相就满场喝彩,娇矜清贵的范儿,一声声地惆怅,西施的人生都是虚拟的奢华,假意承欢,密?#31508;?#25506;,就数和范大夫的初遇最真最美。

“有女同行,颜如?#20174;ⅰ保?#26159;诗经里?#26408;?#23376;,舜即是木槿。相必范大夫也是这么想的,初遇的刹那,她像木槿花一样美丽,他忍不住深深赞叹。英雄美人千载一逢,情真意切,本该是喜剧,命运却在起承转?#29616;?#35774;下了陷阱,“他劝我家国事以报仇为先,因此上到吴宫承欢?#33796;紜保?#22312;国恨家仇面前,爱情算什么,美如?#20174;?#20063;只是神?#25104;?#30340;祭品,总要有人牺牲。蒋勋说:花朵的美是一种计谋,?#32654;?#25307;蜂引蝶,其背后是?#26377;?#29983;命的旺盛愿望。西施的美只?#32654;?#36855;惑吴王,其背后是越王的欲望,她的美是一个十足的阴谋。

木槿的村姑身份是假,她化作倾国倾城的间谍,千年之后,她变作韩国的国花。

它?#32440;?#26080;穷花,朝开夕落却花开不止,“暮落不悲容艳好,旭日依旧无穷花”,充满内敛和生生不息的力量,它瞬息万变,忽而朴素,忽而华美,千年之前它开在浣纱的溪边,开在诗经里,就具足了强烈的气场。

太美的事物通常带有危险的气息,当美和色成为一个艳丽的辞藻时,堕落和毁灭的力量比什么力量?#23478;?#22823;,因此,为之迷惑,满?#25506;?#36755;的,又哪里是吴王一个。

审美这个?#25163;?#24471;琢磨,审美是一种能力和眼光,有些美是真和?#30130;?#26377;些美是阴谋,木槿美成阴谋却是那样无辜。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