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晨光里的月季花

都广发表于2014年10月23日11:17:37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月季 晨光 散文美文 都广

?#19981;?#26376;季,但是我却给不出一个理由。

月季,她不如玉兰那样壮硕博大,又难比兰草的清幽沉郁,也没有菊的旷远高洁,更谈不上梅的坚忍雅致。

她的花开,不似水仙、茉莉那样的浓烈,更不如满树金黄,飘香千里的桂花。?#27426;?#22905;的香气啊,却是淡淡的,似乎就萦绕在我的鼻尖。

她的落花,自然不能与壮观缤纷,似飘雪的桃花相提并论。?#27426;?#22905;的花瓣啊,却是柔柔的,又似乎就摊开在我的掌心。

她的叶儿,倒像是割破鲁班手指的茅草叶儿,却?#22336;?#32933;的,怕只是装样儿,?#32654;?#21804;人的罢。

月季,她最是平凡的、朴实的,我却是最爱她。

我家娘子说,人与人之间的吸引和疏隔是相互的。你如果出示你的善意,你必定会得到友好的微笑回馈;你如果一味地表达你的微意,你也一定会得到不屑的神情反应。我同意她的看法。

可是,对于月季的喜爱,我一定是不能得到确定的互动反应的。或许吧,这一定只是我永远的单恋。

月季,在我童年世界的记忆里,是某个轻纱薄雾的早晨,我微微踮起脚尖,伸手轻探可得那花瓣上晶莹的露珠;是在那一刻,将我的鼻尖凑在花蕊处,全神投入地贪婪沁香。是我在吸纳、享受着晨光里大自然清新气息的时候,不经意间侧头看到正在伸拳踢腿,迎?#26377;?#19968;天到来的爷爷的背影的那一瞬间。

今年是爷爷去世三十周年,他老人家是家里的独子,是男老太太?#21448;?#23478;过继后的第二代。解放前,我家所在的乡村是地下党活动活跃的地区,亲戚中有不少中共地下党员从事革命活动,其中就有动员爷爷参加组织干革命工作的。但是,一则爷爷是家中独子,一则因为爷爷走?#32933;?#20250;发出很响的“啪嗒啪嗒”的声音,不利秘密工作的开展。女老太太也实在舍不得,更是不放心。其结果?#19978;?#32780;知。不多几年,崇明解放。

1958年12月,崇明划归上海后,爷爷去了农场工作,成为了国家干部。那时,交通不方便,爷爷难?#27809;?#23478;,奶奶一个人操持家务,备尝艰辛,也有过怨气,用奶奶的话说,就是连他们解放初结婚?#27604;?#27665;政府颁发的漂亮的结婚证也给撕掉了,但奶奶是个坚韧的传统中国妇女,靠着一己之力带大了一男?#33050;?#19977;个孩子。而今,谈起我的爷爷,奶奶还是会饱含深情地说我爷爷是个漂亮的小伙子。?#27604;唬?#25105;爸爸?#22270;?#20010;姑娘?#26377;?#20063;受了不少苦,大概共和国的同龄人差不多都是这样子与祖国同甘苦共命?#35828;?#36208;过来的。

改革开放后,遇到新洛港截弯取直工程的“大河拆迁”,我家老宅原在外婆家南两三里略偏西处,位在今天的新洛港西岸边上,却也因为这项水利工程,不得不向西偏?#27604;?#37324;多迁建了新居。爷爷是在这之后不久,确诊得了胃癌的,经过一次大手术,医生警告爷爷绝不能碰酒,这个意思是因为爷爷平时是嗜酒如命的。

一个长辈朋友形容我爷爷对于酒的癖好是“量小念头大,弗吃就难过,一吃就好过?#34180;?#22982;妈描述爷爷在第一次手术后的情况是,一开始他老人家还知道控制,绝不茹酒,但是,时间一长,?#30475;?#21507;饭用酒时,爷爷总是主动请缨去酒坛打酒,酒勺刚出?#26216;冢?#29239;爷就赶紧把嘴凑到勺口,美美地?#29677;?#22103;噗”大声地吸上一大口,然后,才心满意足地舀入碗里。或许,这是不久后爷爷癌症复发的一个重要原因。

那个早晨,伴着月季的芳香,我脑海中留下的爷爷踢腿伸腰的背影,应该是在他老人家第二次手术后的事了。我记忆中唯一一次被我爸爸结结实实地捆住四肢,丢在前头屋里,爷爷从病床上爬起来为我“松绑”,也是在这不久后的事。

爷爷病休后,我的二姑娘顶替了爷爷在农场的位置。记得有一次住在农场二姑娘的公房里,爷爷来接我回乡下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从楼梯踏步上?#19978;?#26469;的很惬意的梦。然后,第二天,爷爷来接我,经过那一段梦中的楼梯踏步,我感到很神奇也很亲?#23567;?

人的价值取向决定了他的品味。我?#19981;?#26376;季,但如果像是宝玉的痴,那一定是在作践自己。既然这样,月季花儿又是不能够知道有某人某人恋着她的,则如庄周惠施的“濠上之辩”就更不必提起了。什么品味呢?什么价值取向呢?

我回忆了童年那个晨光里被一层淡淡的雾气所笼罩的月季,以及那凝结在月季花瓣上的点点露珠,长大后,知道了“人生朝露”,我也开始想象“秉烛夜游”下的月季会是个什么样儿;藉由月季,我回顾了作为改革开放的同龄人应该有的一些时代记忆,以及在那个时代里,我的已经逝去了的亲人,以及现在依然和我相依为命的亲人。

晨光里的月季花,她开在我心里,是?#27426;?#27704;远开不败,永不凋谢的花儿!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青海十一选五预测 广西福利彩票中心 澳大利亚高频彩票 互联网彩票第一批牌照 jbd财神app 二分彩免费计划群 体彩31选7中4个多少钱 排五排开奖结果走势图 2012德甲最新积分榜 彩票365官网下载 im体育赛事延期 电影象棋手的毕业季 湖南幸运赛车中奖规则 三分彩规律 2014年73期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