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秋柿子红

乔兆军发表于2014年10月19日23:25:17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柿子 晚秋 散文美文 乔兆军

妻买回了一篮柿子,个个玲珑得像小灯笼,惹人喜爱。我不由得想起了家乡的柿子,寒露一过,家乡的柿子红了,叶子已被秋风带走,光?#21644;?#30340;枝干上挂满了红艳艳的柿子,格外引人注目。乡村沉浸在无边的秋色?#23567;?

柿子树是一种平常的树,乡下房前屋后,随处可见。它既受得了干旱考验,也能在贫瘠的土地上迅速生长。其冠伟岸,其皮黝黑,气势昂扬,像极了那些淳朴的乡民。

春末夏初,柿子花星?#21069;?#22320;开满枝头,散发出淡淡的香味。没过几天,花儿开?#35745;?#33853;,结出了一个个青涩的小柿子。待到秋后凉风一吹,落叶满地,柿子便无阻隔地显现出来,像一串串糖葫芦,红艳似火,沐浴在秋阳里,让人垂涎。

小时候物质条件匮乏,柿子才长到沙果般大小,就成了我觊觎的目标,此时的柿子味道很涩,难以下咽,但这难不住馋嘴的我,将偷摘来的柿子埋在稻田里,留个记号,过一个星期左右,从泥巴里取出柿子,柿子就变得又脆又甜了。

深秋是一位神秘的魔术师,把天变蓝,把风变瘦,金黄和火红是故乡的主色调,大地正在温情地燃烧。此时,柿子才真正成熟了,摘一个熟透的拿在手上,薄薄的一层皮几乎是吹弹可破,轻轻咬一个小口,放在嘴边美美地一吸,一股清凉的汁液便流进嘴里,甜丝丝的感觉也随之在味蕾上绽开,那香甜滑嫩的感觉,充盈了每条神经。

寒露过后,秋霜染树,正是采摘柿子的好时节。每年,母亲总不忘在树?#38706;?#22065;:“留几个柿子看树吧。”其?#30340;?#20146;是想给麻雀、灰喜鹊留下几个,做过冬的口粮。长大了我才明白,这其实也蕴含着做人的道理,给别人留有余地,其实就是给自己留下了生机和希望。

摘下来的柿子,母亲除了拿一些卖了换些零钱补贴家用,剩下的柿子则做成了柿饼,好让我们长时间享用。她将柿子一个个削皮,用细麻绳串起挂在屋檐下,整个屋子就一下子亮堂温暖了起来。柿子经过长时间的冷风吹、严霜打、阳光晒,成了一个个挂着白霜,外干内润的柿饼,咬一口,肉肉的,甜得黏嘴巴。

“味过华?#22336;?#33922;,色兼阳井沈朱,轻匀绛蜡裹团酥,不比人间甘露。?#21271;?#23435;诗人张仲殊曾这样咏赞过柿子。时光流转,又是一年深秋时,家乡的柿子又红了,它那特有的馥郁芳香,成为我最温馨的回忆。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