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树的母性

鲍尔吉·原野发表于2014年08月24日07:22:02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柳树 母性 鲍尔吉原野 散文美文

常言道,“柳树低着头长高”。这话像拉开一个帘子,或者说射进一束光,让人看清了一些东西。柳是一辈子低着头生长的树,连柳条也垂向地面,而不是伸向天空。柳树一辈子低头在看什么?原来是看自己的儿女。 

柳树的儿女多到数不过来,树要牵挂每一根,只好低头看。丰子恺也是低头俯察的人,他留心孩子,他的画作和散文里多见他小孩的趣事。丰子恺笔下的阿宝、瞻瞻,留给人间多少美好。丰子恺的画多多少少掩盖了他的文名。现代作家中,他写孩?#26377;?#24471;最好。他的幽默居于鲁迅之后,排在其他作家的前面,比林语堂、梁实秋有深味。 

有人说拍电影是遗憾的艺术,最遗憾的莫过于成人不曾观察孩子的成长,他们的成长比电影更艺术。为人父母,如果从孩子降生就开始观察他,看他爬、走、学语、打闹、上学堂,会看到一片连绵深广的美,比看什么风景都感人。美学的审美范畴,不外真诚、纯洁、天真、幽默、单纯和热忱等等,这些美在孩子身上?#19979;段?#36951;,比任何书和电影都丰富。 

一个低着头看自己孩子成长的人,他的脸一定生动、友善,人有幽默?#23567;?#22240;为他有一个孩子做老师,教他生动、友善与幽默。成年人的心灵越来越板结、僵化和虚伪,唯一的?#23478;?#26159;向孩子学习。泰戈尔说:上帝等待人们在智慧中回到童年。 

没错,泰戈尔发现了童年的美好———包括生动、友善、幽默。回到童年的路径是智慧,智慧是什么?是爱。孩子的心灵里装的爱太多了,多到四溢。孩?#29992;?#30529;开眼睛就考虑小鸟、小花和?#33258;啤?#33457;鸟和?#33258;?#20919;不冷,需不需要帮助?孩?#29992;?#22823;把挥洒着爱,爱并没减少,而他们因此可爱。花草、小动物和美的东西受到损坏,孩子随?#27604;?#19979;大颗的眼泪。除了上帝,哪有像孩子这么博爱的人?孩?#29992;?#26234;慧充足,成人见到孩子不自觉惭愧,不为自己的虚伪脸红,也是一件极大的怪事。 

西方宗教说人应?#20204;?#21329;,中国的道家告诉人从谦卑中得到?#20040;Γ?#32780;人其实最难谦卑。处低下者自然恭?#24120;?#19968;旦得势就要昂然,正是“王莽谦恭未篡时”。人自己也分不清趾高气扬与扬眉吐气是不是一回事,这两?#26234;?#24577;实在不是?#20132;?#20107;。如果没有博大的悲悯情?#24120;?#27809;有“百炼?#21482;?#32469;指柔”的修养,身居高位而?#26234;?#21329;者,古今都少见。老子称:道法自然。自然界成熟的?#20154;?#21644;向日葵,哪一株不低着头。成熟和母性是同义词。植物从收获开始向大地躬身致谢,替它们的孩子向造物主感恩。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ag娱乐平台可靠吗 龙江福彩p62今晚开奖结果 好运快乐赛车全天计划 足球经理人 公益时报中华彩票官网 十一运夺金今日预测杀码号 网易彩票专家预测 新浪足彩百度 手机投注彩票大奖 河北11选5任选前3中奖金额 快乐12和值表 香港波叔一波中特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3d合买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