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种叫树籽的野果

蒹葭楚歌发表于2013年10月26日18:19:05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南烛 乌饭果 乌饭树

今天是秋天中的最后一个节气--霜降。没来由地,就想起了童年时那非常爱吃的小小?#37027;?#24418;美味野果“树籽”.

这个名字是我和老家的那些村民们加于它的俗称。

?#23548;?#19978;,它就是城里人常说的“乌饭果”,常绿植物树种乌饭树上所结出的果实。

乌饭果也许算得上故乡山上最常见的野果了。在故乡那肥沃的红壤上,树形矮小的它漫山遍野。它和芒箕骨混杂地生长在一起,所以,当它刚生出绿紫色的小小果实时,人们是不太容易注意到它的。但是,当年我们这些被父母派到山上去砍芒箕骨的小孩一定会发现它。芒箕骨是生火做饭的好材料,老家的家?#19968;?#25143;?#23478;?#38752;它在炉灶里熊熊燃烧,然后炊烟袅袅,饭菜飘香。砍芒箕骨时要用砍刀贴着成片芒箕骨的根部砍伐,于是,当混杂其中的一些乌饭果树被砍掉时,我们望着树枝上绿紫色的小颗粒,心里就不由满含愧疚和惋惜--让它们长到秋天,它们本可以赋予给我们多么甜美的感觉啊!

当秋天真的来临时,我们这群孩?#26377;?#37324;?#32479;?#28385;了隐藏不住的欢欣!当落了霜,我们被父母允许上山专门去?#28903;?#26641;籽”而不必砍伐芒箕骨。于是,山坡上跃动着我们瘦弱的身?#21834;?#25105;们小小的肩膀上不必承受打捆的芒箕骨的重荷,而手里拎着的袋子里、竹筐里则盛满了“树籽”,和由此带来的欢乐。有时,我们在山坡上快步走着,只为了能抢在伙伴们前面摘下那一串已经变成紫黑色的果实。有好几次,当时眼睛明亮还没有戴上近视眼镜的我?#32769;?#21457;现了好几串果粒很大的“树籽”.它们已经熟透,色泽诱人。我敏捷地拗下果?#36947;?#32047;的树枝,摘下乌黑的果实,捧在手里,欣赏着“树籽”果实中间的梅花图案,心里却想:吃掉它们?还是带回去和家人分享?但最终,自私的念头占了上风,我欣赏完那美丽的梅花图案,然后把它们一颗一颗扔进嘴里,咂巴着嘴,让味蕾去细细品味着那酸中的甜,那甜中的酸……

“树籽”吃多了舌头和牙齿会变成乌黑色。可我们这些欢笑在山野里的山村孩子又哪里会?#35828;?#19978;这些呢?所以,当我们采完“树籽”走在回家的路上,大家不由得相顾而笑--每个人的嘴里都是那乌黑色的汁液,似乎那牙齿和舌头都刚刚被浓墨染过。到家了,父母亲们看见我们的嘴巴,都笑骂一声:“叫你们多采一些回来分着吃,你们倒先吃光了!”我们伸伸舌头,把装着足有几斤重果实的袋子和竹筐交给父母,跑开了;但不过一会儿,?#21482;?#26469;和兄弟姐们分吃着袋子里竹筐里的“树籽”.有时候,我们还会坐在房?#29992;?#21475;的木头?#39318;?#19978;,一边吃一边眉飞色舞地向邻居的小女孩炫耀我们的勇敢,然后抓一大把“树籽”给她。还有些时候,傍晚的夕阳照着我们,我们不多说话,只任凭秋日的煦暖阳光洒在我们身上。那一刻,我们吃着山野的美妙果实,身上似乎也带了山野的气息,而心房里,一种惬意的暖流在?#20013;?#32780;舒缓地流?#39318;擰?#22312;那物质?#29616;?#21294;乏的年代,还有什么时光能?#26085;?#19968;刻更美丽呢?

每一个农村孩子的童年里,都会有很多有关野果的记忆。故乡包括“树籽”在内的那些有名没名的野果不仅给了我永生难忘的记忆,还滋养了我年轻的生命。在山野的芬芳中,在“树籽”一年一度的?#28903;?#20013;,我茁壮地成长了,眨眼间,长大成人,到县城读完高中,又念完了大学,再回到县城谋到了一份工作,然后娶妻生子,当上了一个小女孩的爹。

有一次,从网上看到有卖蓝莓的,我邮购了一篮子给六岁大的女儿吃,自己也吃了几个,不过,真觉得这一斤十几元钱的蓝莓还不如“树籽”呢。虽然它们同科同属。

好几年前的一个秋日,我和好友各带着八岁大的女儿去翠屏湖畔玩。我们在前面走,两个就读于同一个班级的同学兼好友的女孩在身后叽叽喳喳地说着?#21834;?#31361;然,好友惊呼一声:“树籽!”

我顺着他右?#31181;?#31034;的方向,真的看到了路边小山包灌木丛中的几株乌饭树。

而那树枝上,果真结着我已经多年不见的乌饭果,“树籽”!

朋友也是乡下人出身,当即开始往小山包上爬。不一会儿,手里抓着?#29238;?#20044;饭果树枝回来的他满?#25215;?#23481;地回来了:“很好吃!你们赶紧也来吃!”

我毫不犹豫地拿了一串。女儿迟疑了一下,伸出手去挑了几个紫黑紫黑的果实,小心翼翼地放进嘴里。朋友的女儿则慢慢地咀嚼着球形的小果实们……

最后,她们说:“咦,还挺好吃的!”

女儿吃得满嘴黑乎乎的的。后来,她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爸爸,?#19968;?#19981;会变成黑人?”

我和好友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女儿出生于2000年,她的童年记忆里没有野果子,没有山野中的快乐?#20998;穡?#27809;有倾听山风吹拂着枝桠的静谧时刻。所以,我觉得,她的童年虽有电视,电脑,麦当劳肯德基,但她没有我快乐。

因为,我的童年的滋味是多种芳香混合的香甜。而她,只有单一的滋味。

“树籽”,覆盆子,蛇果,桑葚,和野生猕猴桃……都是大自然赐给山里孩子最好的礼物。但是,如今我们这些人远离了土地,山林,灌木丛,芒箕骨,又哪里能轻易获得大自然的珍贵馈赠呢?

现在,又到了乌饭果成熟的季节了,我不由回想起当年自己那唇边还沾着黑色汁液的可笑模样。?#19968;?#30693;道,开霜以后的树籽会更好吃。今天,霜降了,那么,那些山野精灵们会在哪个山坡上等着我的归去呢?只是,我未必会有时间和机会及时回到那块土地,那座小山,那个山包,去再一次欣赏它的天生丽质,去品尝它的甜美滋味。在天高云淡时,在秋风送爽时,在寒露袭人时,我只能在城市的某个水泥蜗居里,调动起已经渐渐退化的味蕾,去想象童年的欢乐,想象童年的山坡,想象童年记忆里那有着可爱形象和醇美味道的“树籽”……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一单双中特 最新白菜送体验金平台 内蒙古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84期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落球直击网站 福利彩票开奖时间几点 沙巴体育可以提前结算吗 1220期七星彩走势图 河南福彩七乐彩走势图 北京pk10一天开奖时间 福建福彩 北京赛车一天不贪心 新疆时时彩预测分析专家推荐 wnba排名 上海时时彩开奖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