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民之花

汪亭发表于2014年07月25日23:56:5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栀子花 汪婷 散文美文 平民之花

园子里,几株栀子树挨在一起,打着满满一片翠绿绿的花骨朵,一个接着一个,害羞地缱绻在枝叶丛中。远远看去,像一颗颗绿宝石,镶嵌其中。

每天清晨,路过花坛,我总会情不自禁?#25104;?#19968;眼,顾盼着,能有一朵悄然露出芳颜。可一连十几天,也没看见这些小家碧玉的俏姑娘开出一朵花来。那些骨朵们依旧青涩地藏掖着,不愿见世人。日子久了,我就没有再留心。

偶然的一个早晨,我在园中悠闲地散着步,迎面扑来一阵淡淡清雅的香气,沁人心扉。心中暗喜,栀子花开了。循着芳踪,我迫不及待地赶到花坛,不由地停住了脚步,从未见过开得如此繁多的栀子花,只见一大片雪白的花朵,如一片锦,又如满天繁星。这些花儿,好像一起约好了似的,全?#30475;?#24320;花蕾,一朵挤着一朵,姿态出众,?#36335;?#22312;谈笑、在舞蹈,好不热闹。

平民之花栀子花

晨风拂过花蕊,晶莹剔透的露珠儿,躺在花瓣中,顽皮地打着滚儿,正和阳光打着招呼。近前,凑上鼻,香气似乎也是雪白的,轻轻萦绕眼帘,旋即,一溜烟地钻进鼻腔。片刻,周身清爽,飘飘然。

栀子花是平民的花,在乡下随处可见,她们开在村头、路旁、庭院。大大方方地绽放,悄无声息地吐出芳香。花期一过,又一声不响地跌落枝头,融入泥土。没有玫瑰牡丹娇气做作,这些平凡的栀子花,只要掐下一枝,插入土中,便可存活,不择水土无须伺弄。

记得,每到栀子花开时,乡下不愿打扮的母亲?#19981;?#25688;一朵,插在发间。母亲忙碌的身影穿梭厨房、屋檐,花香随即在农家小?#22909;?#28459;开来。

贫瘠单调的山村,没有哪一种花儿,能如栀子花这般受?#20132;?#36814;。?#24433;朵?#27927;的小姑娘,屋后搭竹架引瓜藤的大婶,槐树下乘凉的老奶奶,人人头上都开一朵栀子花。一朵,两朵,三朵……这些洁白素雅的花儿在乡间到处盛开着,插入发间,别在胸前,藏在姑娘小伙的掌心。初夏,整个村庄,都在举行一场盛大的花事。

漫步清晨,不经意间,邂逅这一处栀子花,使我油然想起,乡下朴?#36947;?#33510;的亲人,亦如这栀子花般,一生清清白?#20303;?#21220;勤恳恳。四季?#21482;兀?#19981;管人间繁华富贵,他们只铭记着农谚时令,默默耕耘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nba2kol2 11选5前三直个人技巧 排列五开奖直播今晚 秒速快三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 上海基诺彩经网 3d视角网页游戏 山东时时彩 六合彩网址大全 大星彩票走势图网 一尾中特连准23一期在哪里 3d彩票软件官方下载 江苏快3每天什么时候开始 竞彩网首页比分直播 赌场21點玩法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