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园里的翅膀

文毅发表于2014年07月19日22:48:02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苹果园 翅膀 蜜蜂 文毅 散文美文

每个人的内心,都固守着一片或大或小的土地,在每个季节生长着自己?#19981;?#30340;庄稼,开着或淡,或紫,或黄,或白的花朵,润泽着奔波的每个日夜。

我就曾有过一片长在心上的苹果园。那是乡村的木屋子旁边,有一块不到五十平米的土地,父?#23383;?#20102;好几?#32654;?#33258;生产队统一发放的苹果树。那些树和我生长的八十年代一样缺少养料,每年只能长高一点点,?#19978;?#30340;是,种下去几年后,还是开了花。

苹果树的花淡淡的白色嵌着一点点紫色,三五朵聚在一起,摇曳在三月的暖风中,清爽而又美好。那是现在喧嚣的城市无法体味到的宁静的乡土气息。

那时,我们像不下蛋的公鸡一样,没事常常在那树下窜来窜去。一会儿摸摸这朵花,嗅嗅它的花蕊;一会儿攀攀那棵树,整个夏天的时光过得单调而又迅速。

秋天,还未等到苹果变黄,我们就把那鸡蛋大小的青青的果实收入腹中,那涩涩的味道,让胃和心情得到一分别样的满足,觉得天地跟落叶一样斑斓缤纷。

也许,你会觉?#31859;?#26080;聊的是冬天了,所有的果实都被收获,所有的叶儿已落光,只剩下光?#21644;?#30340;枝丫和冷硬的风。这个季节别提有多无趣了。

其实不然,在冬季,我们能够?#37027;?#22320;制造许多快乐。

苹果园的边上,长着几棵高大的泡桐和竹子。这两种植物,比起苹果树更能适应在贫瘠的土地上生长,用不着雨水丰沛吃香喝辣,它们一年?#19981;?#38271;高好几米,几年下来,就成了苹果树的守护神了。秋收之后,父亲?#23478;?#25226;稻草砌在泡桐或竹子的周围,那些失去水分的草们一声不吭地躺在冷风中,却给了老鼠一个温暖的家和嬉戏的乐园。同样,也成了我们的乐园,我们时不时地将鸡蛋放在草垛中,等到赶场天揣在裤兜里卖给那些专?#25856;?#40481;蛋的外地人。每个鸡蛋三角钱,有三个鸡蛋就可以在街上的录相室里度过愉快的一天了。那时的录相,就一台大?#23454;?#32780;已,题材多为武侠和香港的古惑?#23567;?#22806;面的世界强烈地吸引和振撼着一颗?#26049;?#22987;的心灵,让我?#20146;?#26159;渴望到外面去闯荡,过侠士仗剑行走江湖的漂泊生活。

记得有一天,我和两个堂哥揣着鸡蛋去赶场,由于街上人多,一不小心堂哥被人挤了一下,鸡?#20843;?#22312;了裤子里,腻腻的蛋黄和蛋清流了满裤兜,我们跑到河边去洗了好久都没能把那味儿洗去。?#20004;瘢?#37027;穿着裤子洗裤兜的情境仍历历在目。

直到一天傍晚,父亲去扯草?#21476;?#26102;,有一只鸡?#20843;?#30528;草滑了出来,他高兴地对母亲说:在草里捡到一个蛋,可能是老鼠拖进去的。”那一刻,我在屋里听得很不是滋味,想起母亲常常告诫我们在学校里不要拿别人的东西,心里愧疚极了,可又不?#39029;?#35748;那鸡蛋就是自己藏的。

过几天,堂哥藏鸡蛋在稻草里的事也被发现了,父母亲自然就明白了那草中滑落的鸡蛋是怎么回事了,但他们没有打骂我们,也没有说什么。苹果园边的稻草用它无声的行动挽救了我们逐渐下滑的道德天平,托起了我们继续?#19978;?#30340;正常状态。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干过那种事了。

每个人的内心,都曾渴望有双翅膀,去自由自在地?#19978;瑁?#21435;自己想去的远?#21073;?#21435;实现自己的梦想。可自私的人们又常常伤害那些长着美丽翅膀的生灵。

我就曾经犯过不可饶恕的错。

夏天来了的时候,天空中有许许多多蜻蜓飞来飞去。午饭后,小伙伴们常闲得无聊,操了扫帚就满地儿的乱转,遇上停留在地上的蜻蜓就捕,遇上飞着的?#19981;?#21756;上几句骗它们的话儿:春关(蜻蜓)春关,住住,明年明年我给你接个花媳妇妇……”那不知始于?#25991;?#20309;人创作的歌谣,常常会骗到那种青灰色的叫大胖头的春关。这种春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比较?#21482;?#26159;其它原因,它?#20146;?#26159;成为我们的猎物。而天上飞的那种小巧的黄色点点猫,是很难捕获的,加上大人们认为它们飞来飞去是为了求雨,保佑我们能够吃到白米,我们也常怀着敬?#20998;?#24515;,不去捕它。

捕蜻蜓得讲究?#35760;傘?#21457;现目标后,靠近它时脚步要轻,高举的长柄扫帚要缓慢得像蜗牛一样,但一?#24179;?#25429;获目标的?#24049;梅段?#26102;,就得改用闪电般的速度按下扫帚,同时力量要?#35782;取?#29992;力过大会伤着蜻蜓的身体造成皮开肉裂;力度不够,蜻蜓会?#30001;?#24090;下面溜走。捕了一会儿之后,小伙伴们便将猎物放在一起,在苹果园里先掐掉它们的头和尾?#20572;?#20877;掐掉它们的翅膀,用纸和树叶儿包了一烧,之后拌点盐?#20572;?#37027;味道真香。

春关的默不作声和没有红色血液流出的禁示,让小伙伴们在一个又一个的午后疯狂地挥舞着扫帚,填补着内心的欲望。

有一天,邻家的小女孩看到在苹果园的花朵上辛劳的蜜蜂掉到了地上,伤心极了。

“多可爱的蜜蜂啊!”她说:你看,它们在你家的屋里做糖却累死了,我们把它们埋了吧。”我们找来火柴?#26657;?#23398;着书本上的方法,将那些长着透明翅膀的蜜蜂小心翼翼地放在里面,然后,在苹果树下挖了个小坑将它们埋了,并给它们小小的坟墓插了几朵花儿。

她说:以后我们也不要捕春关了吧?!害命呢!”我望着她,点了点头。

她抬起头,看着天上飞舞的蜻蜓和偶尔掠过的鸟儿,默然无语。

苹果园,昔日的乐土。树,一?#27599;?#26377;意无意地枯萎 、老去。而我,早已回不去了。

同样回不去的还有那群小伙伴,以及邻家的女孩儿。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曾经过早辍学走南闯北去打工的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生活留给她的,只是满脸的沧桑和无奈。

但果园里那些烙在记忆深处的滑落的鸡蛋和舞动的翅膀,透彻而又忧伤的情?#24120;?#19981;?#36793;?#20987;着我坚硬的灵?#36749;?

何时?我能回到那片土地,深深地忏悔……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快三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97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中国足彩网彩金卡 福彩3d开机号和试机号 双色球复式能买几个胆 北京赛车pk10牛牛打法 ag真人视讯破解 104期六合彩票开奖 电子游艺免费申请彩金 山东彩票网 上海基诺科技怎样 分分彩不要玩 云南11选5胆码推荐 11选5概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