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芍药

谢荣霄发表于2014年07月16日23:45:56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芍药 谢荣霄 散文美文

20世纪80年代初,5月间的一天,我去西乌素图村一带游玩。杏园里杏树上的杏花早已落尽。万千绿叶间,满是青涩的酸毛杏。这东西,甭说吃了。只要看上一眼,嘴里便会溢满口水,?#19981;?#24819;起“望?#20998;?#28212;”这句著名成语,以及写下“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著名人物曹操来。不过塞北的酸毛杏和江南的梅子,它们的味道恐怕是各有千秋的。

翻过一个山头,来到一片白桦林中。看着这片林子,我想如果用“亭亭玉立”形容白桦树,实在有些女性化和俗气了。我以为白桦树可称得上是树家族中的汉子。山风猛吹,吹不脏它们俊美白皙的面容;山雪狠压,压不垮它们笔直的腰;山雨狂淋,淋不塌它们?#26533;?#26126;亮的树冠。白桦树下,山草密密匝匝。茂密的草丛间,生长着数株开花的芍药。它们的花瓣几乎快落光了。轻轻一碰,花梗上就只剩下鼓突突的绿色果实。

不管怎样,?#19968;?#26159;感到了无比惊喜,第一次见到了生长在深山里的芍药花。勺药,毛茛科植物,其根称为白芍。中医认为,白芍有养血、平肝、止?#21561;?#21151;效。而我最关心的是芍药的花期。在塞北,芍药大致在初夏时开花,花期也不长。后来,满都海公园里开辟了芍药园。园内的芍药开着粉红色的花朵,美艳极了。它们开放时,塞北已进入了夏?#23613;?#23665;间与平原的气候总会有一些差别的。但山间的芍药花何时开放,我已记不起来了。

夏季里,大青山更绿、更幽和更美了。芍药花、蔷薇花、黄刺玫花次第开放,散出?#21335;悖?#30333;色、黄色和紫色野花群落织出五彩花带;蝈蝈、蝴蝶们在欢歌狂舞。平原上更是绿意醉人。

也曾有山民在城市街头?#26032;?#33421;药花。早些年在旧城大北街南头的光明书店门前,一位老乡把几株刚开放或还是花骨朵的芍药花扎成一小把,摆在地摊上?#26032;簟?#19968;些市民被俏丽的花儿所吸引,忍不住会买上一把,回家插在盛满水的容器里。后来,很难看到有人在?#26032;?#33421;药花了。

这几年,在呼和浩特市一些新建的绿地里,不时能见到芍药花的倩影。与牡丹花的雍容华贵不同,芍药花显?#20204;?#20029;清秀。然而,我仍忘不了大青山深处的那几株芍药。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