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欢

方长英发表于2014年06月13日09:41:4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合欢 散文美文 方长英

从居住的小区出来,就到了滨江路。滨江路上一排数棵粗壮的合欢树。合欢正开花,她的花期长,从头到尾有近个把两个月时间吧?分批分次循序渐进地开着开着……。

合欢的花呈绒絮条束状,放射成一把把撑向天空的伞。她的伞形是时下流行的渐变色。顶端柔软蓬松的一圈是莹莹的紫红,慢慢过渡到粉紫、粉?#20303;?#31859;?#20303;?#19968;丝一丝像鸭绒,轻轻地悬浮在树冠上,如夜晚浅睡中的一个梦,带着芬芳,带着星光下闪耀着光泽的泪痕,兀自寂寞地感受着季节的冷暖,风云的变幻。

六月,就像刚过了春困,夏天一激灵刚刚睁开眼昂起头。阳光也炽热?#31449;?#20102;不少。夏天的花不像春天的花。春天盛开的油菜花、桃花、海棠花、紫荆花无不肥嘟嘟、满当当地呼啸着,翻卷着,堆砌着,把色彩流淌铺张成挥霍。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把青春飞舞成张扬的旗帜,向世界宣布自己的狂妄和个性。春天的花有一种大胆和无知者无畏的肆意。而夏天经过春天的洗礼?#32479;?#28096;,已渐入佳境。繁华过后是简静,喧嚣之后是沉寂。夏天的花已有一种静气和恬淡的自我气质。如栀子的纯净,荷的高洁,合欢的轻漾。她们用绽放阐述着自己独特的语言。喜欢“花语”一词,每?#27426;?#33457;都用她们自己的方式,说出自己的语言。这本身就是一种感动,一?#20013;?#28789;的承接。清晨花坛里的栀子,傍晚金色池塘里的荷,午夜树下的合欢。我们在时光的流水里,感受每?#27426;?#33457;的美丽和独特。

不说栀子和荷了,今天的主题是合欢。还是来说说合欢吧。

这几株合欢所处的位置,是我每天的必经之地。出门上班、买菜、办事?#23478;?#36335;过。你来或者不来,她们都在那里。你看或者不看,她们都在绽放。白天在汽车的穿梭和行人的吵杂中,我路过时只抬头望一眼,然后?#24615;?#22312;人流中匆匆行走。但在清晨或午夜,我走过她们,我会放轻放慢脚步。一连的数株,在静的沉寂里已有一种气场。我会在树下静静地站一会,然后抬头看看树冠,华盖一般高耸。特别是午夜有星光月光在树桠的稀疏处闪耀。低头看,有一枚枚飘落的小伞,侧卧在草尖、树叶或泥土的湿润里。特别是马路一侧的水泥地面上更是层层叠叠的一层。“零落成泥碾作尘”之前,她们还是完整和完美的。合欢没有瓣之说,不管是伫立枝头的绽放或枯萎。抑或风闲花落?#19978;?#22320;飘降,都是以朵为单位,都是完整的不可分割。合欢是完美主义者,这是?#27426;?#33457;的信念和态度。假如对?#26494;?#23545;爱是这种态度,那她就是我的崇拜和追随者。

合欢不以花色取胜,她以香气掠夺。?#27426;洹?#25968;朵。一株、数株。她回旋飘荡起来的香气,就是一种以静制动的侵略。有一天晚上,我下班,夜已深,灯已倦。我路过时受不住蛊惑,特地走到树下,在靠河一侧的栏杆边站了一会。被那夜风、露气、浸润过的香气包围着,笼罩着,从鼻腔,从全身可以进入的每一个毛孔,?#26790;?#22312;微微的不适之后,无处可逃。片刻之间眩晕、胸闷,连?#22841;?#20063;趔趄着站立不?#21462;?#25105;想起了一个人,想起了那个人所带给我的心灵上的塌陷,和这合欢竟然有些相似。轻叹一声之后,旋即离去。清冷的月光把午夜的身影拉放成瘦瘦长长的一条。远处的灯光还亮着,夜静,人空,月孤零。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