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年的柿子为谁红

江北发表于2013年10月10日17:17:19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柿子

秋天了,又到了柿子成熟的季节。

柿子在我的童年是不多见的,只有村子里的老张家有一棵。每到柿子花飘香的时候,我总会一遍遍地“路过”他们家门口,期盼着他们家的柿子快快结果红透,好让我们品尝品尝柿子的甜蜜,当然这种品尝是不请自来的。

到了柿子结果儿的时候,我们便会?#37027;?#22320;溜进他们家的小院儿,躺在草垛上,一遍遍地数着“一个,两个,三个……”,但我们永远都没有数明白。就这样数啊数地,就数到了柿子红透的时候。

我生来体胖,行动自然不如别人灵巧。于是,到了“请”柿子的时候,我自然被小伙伴们安排在树下望风。仰着头看着他们在树上,心中除了羡?#20132;?#26377;一丝丝的担忧“那个最红的柿子会不会被他们挤破?老张会不会突然醒来,然后揪住我们的耳朵遣?#31361;?#23478;?……”这样的担忧往往会被老张的呼?#24039;?#25171;断,然后,我们带着丰收的战果一哄而散。

品尝着按劳分配?#32654;?#30340;柿子,心里比吃了一百颗冰糖还要甜。

20岁,我读大二,交了一个女朋友,她的家乡柿树成片,春天有洁白的花海,夏天有阴凉的绿荫,秋天有漫山的火红,冬天有冰雪满枝。我被她的家乡迷倒了,我被她迷倒了。每到柿子成熟的季节,她都会回家给我夹下最甜美的柿子。我们坐在校园的长椅上,面对着波光荡漾的湖水,沐浴在黄昏中,吃着甜美的柿子,看着她,她的眼神像洁白的柿花,心里甜甜的,似蜜。

后来,毕业就?#25285;?#25105;们在夕阳西下中?#25512;?#20998;手,我再也没能吃到那么甜的柿子。

30岁,我有了现在的妻。每当看见老家人带来的柿子,她的眉?#20998;?#24503;紧紧地,于是,那红彤彤的柿子便?#37027;?#22320;由客厅搬到了我的书房。柿子是种很神奇的水果,即便它离开了母体,它走向成熟的脚步却从未停止。阳光照在柿子上,它红色的汁液似乎还在流动。看着它,突然想起小时候吃柿子的方法,截半截麦秆,插进那柿子里,吸一口,有淡淡的麦秆香和甜甜的柿子味,那滋味儿,别提有多美!

在外漂泊了十几年,我穿行在一个个格子里,像蚂蚁一样寻找着生存的米粒,竟是许久都没有看过自己走过的路。

城里花多树少,柿子树是看不到的,柿子倒是会按季节登上超市的货架,只是那失去自然的红艳让人多少有点敬而远之。

今年的柿子又红了,不知道小伙伴们又偷了谁家的柿子,她眼中的柿花又为谁绽放,而我又是否能吃到甜蜜如当年的柿子……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