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远的天竺葵

张久钦发表于2014年06月06日21:54:2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天竺葵 张久钦 散文美文

天竺葵,俗名洋绣球,原产非洲,是一种极其普通的大众盆栽花卉,同时也是一种容易养护常开不败的花。记得上世?#25512;?#21313;年代初,受“文革”的冲击,家庭养花之风式微,剩下还在坚持的一小撮“花痴?#20445;?#25152;养为数不多的盆花中,十有八九都少不了洋绣球。我?#26377;?#29233;花,有生以来养的第一盆花就是洋绣球。

那时我刚刚成家,住妻所在学校一间半土墙瓦顶的家属房。在那业余生活极其单调乏味的年月,逼仄的小院中的几畦青菜和屋檐下的矮墙上那盆洋绣球给我?#38054;?#20010;新家平添了不少生气和乐趣。洋绣球真是地地道道的平民花卉,从邻居家掰来的一个不足三寸长的小杈,插在一个旧脸盆里,隔三岔五浇点清水,上点鸡粪(那时人们都自己养鸡),不出一个月便长成了郁郁葱葱的一大盆。

茶余饭后灌园弄菜间隙,?#26131;?#29233;站在矮墙前,细细地端详这棵水灵灵的洋绣球。你看,心脏形的翠绿叶片,每片上都有一圈若隐若现的马蹄形暗纹,层层叠叠沿着枝干一直向上。在枝干的顶端,伸出一个个浅绿色的细长伞柄,每个伞柄上擎着一个由二十多朵五瓣小花攒成的粉红色花球。洋绣球花期很长,从初春一直开到老秋。它热?#21494;?#21448;不失朴素,艳而不妖;没有迷人的香气,却有一?#30475;?#40763;的怪味。所有这些正是它的个性所在,这也正好对我的脾气。

日子一天天过去,记不清我为洋绣球多少次浇水施肥、剪枝换盆、扦插更新,一晃七年过去,花盆也由旧脸盆换成了旧电瓶壳,盆中的绣球花依然枝繁叶茂生机勃勃。七年间,我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变化?#20309;易?#20102;父亲,跨越了而立之年的门槛,从旗县调回赤峰,由驻站?#38054;?#21464;身为报社编辑。当我挈妇将雏登上搬家的卡车掉头南下时,依依不舍的不仅仅有那住了七年尚存全家人身体余温的蜗居,还有屋檐下那盆曾与?#39029;?#22805;相处给我带来无尽愉悦和慰藉的洋绣球。人说破家值万贯。眼前这些破烂儿虽然没有一样?#30331;?#30340;,可对于清贫的日子样样不可或缺。柴?#23376;?#30416;、锅碗瓢盆加上煤炭牛粪,把一部卡车塞得满满的,哪还有洋绣球的容身之处?更?#24944;觶?#20052;迁赤峰一家人的住房尚且没有着落,哪里还顾得上一盆草花?毕竟这次调动是我人生和事业的重要转折,?#26420;?#19975;事,唯此为大,有得必有失。为了这次变动,打破一些坛坛罐罐在所难免。想及此,我释然了。只是,当时我这个爱花如命的人怎么也想不到,三十多年后,那曾经被我遗弃的洋绣球会在家里与我重逢。

三年前一个冬日的下午,我像往常一样在阳台上忙碌地侍弄着我心爱的花草,已经上小学六年级的孙儿壮壮风风火火地跑进来,顾不得放下书包,径直来到阳台上,把一小盆花放到我面前,气喘吁吁地说:“爷爷,这是我从学校端回来的。老师说,很快就要放寒假了,再?#30340;?#20204;明年就要毕业了,班里的这些花没人照顾,你们谁?#19981;?#23601;搬回家?#20254;?#25105;就挑了这盆,也不知道是什么花。”

“啊!这是一盆洋绣球。这是三十多年前我曾经养过的那种极易养护常开不败的洋绣球啊。”我激动得几乎喊起来。当时正值一年中最冷的三九天,?#20013;?#30340;孩?#29992;?#20570;任何防护就把花端了出来。这盆洋绣球暴露在零下20度的严寒中足足有十分钟,所有枝叶全都蔫萎地低垂着,已经冻僵。妻说:“没希望了,扔掉?#20254;!?#23385;儿还在眼巴巴地盯着我。虽然没有说话,我知道他是不想放弃。“别呀,总得试?#22253;桑俊?#35828;这话我是不想?#29028;?#23376;失望。说实在的,命悬一线的洋绣球能不能救活,我心里也没有多少底气。

我精心地守护着这盆遭遇了灭顶之灾的洋绣球,一周过去,叶片全部干枯掉落。接下来的一周,枝干也渐渐枯黄。我忐忑地剪掉全部枝干,默默?#20164;淼黄?#36857;出现。又是一周过去,没有一点儿动静。就在剪掉枝干后的第二周,寄托着全家希望的生命之芽终于破土而出,宣告了这棵洋绣球的起死回生。此后,它像气儿吹似的疯长,到?#33322;?#21069;已长成满满的一盆,还开出了艳丽的花朵。没想到这种源自非洲的草花,生命力竟如此顽强。

近些年,退休赋闲在家,我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24230;?#21040;养花上,花也越养越多,一?#21364;?#21040;50多盆,阳台、窗台上和客厅里到处是花,家中大有花满为患之势。老伴和孩?#29992;?#21149;我少养点。他?#22681;?#35758;我只保留蝴蝶兰、桂花、春兰、杜鹃、竹子、月季?#21364;?#32479;名花,把洋绣球之类名不见经传的那些草花统统淘汰掉。

养花要少而精,这自然不错。可是要把草花全淘汰,这一点实在令我无法接受。特别是在我的青年和老年时期两度走进我生活的特立独行的洋绣球,如果在我的手里再度遭到遗弃,我情?#25105;?#22570;?#30475;?#21518;的一件事,更进一步坚定了我把洋绣球保留下来的决心。

为了让居室里养的花得到更多阳光和雨露的滋润,每年夏天我?#23478;?#25226;它们搬到楼前树下养护。去年雨季一个难得的晴天,我?#33258;?#33457;前清理疯长的杂草,一回头,忽然看见身后一簇淡粉色的小花,正竭力?#29992;?#23494;的矮树丛下探出头来。我好奇地走过去拨开树。好家伙,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十来棵洋绣球花杈,其中多半已经成活,长出了白白的须根。有两棵还站了起来,开出了小小的花朵。这不是前些日子我修剪的那盆洋绣球时随手丢弃的吗?啊!这就是生命的力量。啊!这就是你——永远的天竺葵——我钦敬的朋友。

想到过去因为洋绣球生命力强,而在管理上过于?#22336;牛?#25105;心存愧疚。从此我?#37117;?#29645;惜,精心呵护。洋绣球也好像心有灵犀,长得叶茂花繁,愈发可人。今年?#33322;冢?#25105;特意为盛开的洋绣球配了只雅致的豆绿色瓷盆,安放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洋绣球簇簇翠叶托举着20来只粉红色的别致花球,与紫色灵动的蝴蝶兰、冰清玉洁的水仙争?#32423;?#33395;,搅动满堂春色。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沙巴元明酒店 玩转21点国语高清 西甲皇家贝蒂斯 四川快乐12基本走势图手机版 七星彩走势图-综合版 cba山东天津 唐龙说彩软件下载 京城国际娱乐城真实吗 排列3跨度和值表 足彩进球彩彩金 哈尔滨消费 除了玩客云 浙江二段剩馀计划怎么查 足球软件app大全 新疆彩票18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