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山茶我的花

师立新发表于2014年05月04日23:40:3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山茶 茶花 师立新 散文美文

这株山茶,是去年10月来到我家的。

以前有朋友送过一盆花朵摇曳的水仙,我欢天喜地地捧回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从它进门起,我和家人对其尊敬有加,就算往旁边走过也虔诚得小心翼翼,哪知两天不到就枝败叶倒,一副活生生受虐而去的状态。从此,自责的阴影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并很自觉地自我定位为不擅长养花。以致在后来长长的日子里,?#30475;?#30475;到那些娇娇滴滴的花朵,风情各异地妖娆入眸,就算心里长满千万个?#19981;叮?#21738;怕最后?#19981;?#21040;不能自已,但仿佛总有个声音在心?#23376;?#21315;万次告诫:要理智,君?#26377;?#29983;亲近而不可亵玩,赏心悦目,远观为上策。

多年来,因为担心再对不住柔丽的生命,我只敢养水培的植物,且只养过水竹、巴西木和斑马叶,它们的共同点就是:不开花,生命力顽强,给点清水就翠绿。

去年因为乔迁,新家多了个花园,我拎上花铲东刨西挖过几次,可泥土依然是泥土的?#28982;疲?#37326;草仍旧是野草的稀疏,整个灰头土脸的可怜样被隔着栅栏的邻居家一园子姹紫嫣红反衬得无处可容。这如冰火两重的光景,每天在我从花园进出时就毫无遮拦地刺激眼球,然后收紧一下我的小心眼。某周日,面对这一地苍凉发了长长的呆后,毅然以近乎悲壮的决心,驱车前往花市而去。

那是金秋时节的早晨,风有轻微的凉,我披着薄薄的丝巾在花市的店铺和摊位前徜徉。目光迎着所有与我相遇的花朵而上,恨不得把它们?#20960;?#20146;吻一遍,那一瞬间的心情,?#20004;?#30528;散发香气的柔软。

不知为什么,在一家摊位前,我的长丝巾突然被一条花枝拉住落了下来。停住脚步,?#32043;?#36523;,我仔细端详那条花枝,这是一棵小小的山茶花的一条花枝。它顶着3个椭圆的花蕾,每个花蕾均饱含青涩,外表都有一层小小的白绒毛,并且包裹得严严实实。我并没有搞清楚我的丝巾怎么会在这里要被拉住,树枝?#39029;端?#20046;不奇怪,可这山茶树那么矮小,这条花枝更是才勉强高及我的膝,尽管我的丝巾很长,却也只在胸前来回飘荡。思来想去,不得其解,收起杂乱的念想起身往别处,我要为自己选些?#22836;?#30340;花朵。

从一个不大的店面经过,花店里招展的艳丽吸引了我,如云的杜鹃将我感动?#38376;?#19981;开脚步,大红和紫红的花瓣声势浩大地点缀枝头,还有一棵秀气的粉掌在店里矜持地笑着,以致我不敢漠然离开。停留,先买下大红的,再买下紫红的,还不落下粉红的,打包,拎走。 

返回时,仍经过刚才那家卖山茶花的摊位。所有的蹊跷真的成了蹊跷,尽管有所小心,但丝巾在同一个地点再次被同一条花枝拉住,落地,我的心情顿时充满困惑。不知这条花枝为什么一再如此对我,树枝挂物就算是再正常,但旁边摆放的大慧?#20960;?#21487;及我双肩却安静无碍,再远点的绿宝树浓荫盖头,亦是只显欣赏状态,卖花的老板娘在边上诧异地飘来一句“怕是和你有缘分了?#34180;?#24196;子说过“虽有忮心者,不怨飘瓦”,想到我本来就没什么忌恨之心,自然无抱怨情分,只是这时,感到冥冥中这株山茶可能和我有点渊源,似乎一再暗示要和我走。纠结不由产生,带它回家吧,我不知能否让它绽放;不带它走,我又担心将?#20960;?#19968;朵花在赶来的路上与我的相遇。

纠结让我?#24742;#?#36825;种突然出现的感觉与我写作上的纠结颇为相似,而文?#32622;?#19968;次的纠结是创作中的彷徨,对花儿的纠结能走过彷徨呢?左?#21152;?#24819;,还是忠贞于心底最初的感觉,带走!哪怕前途迷离,起码,以后不留遗憾。

手拎鲜花,穿过街市,尔后,塞满车子的后排座椅,带着快乐和对山茶忐忑未卜的花途,回家。

花园开始生动活泼了,好像是为打破我经年自认为不能养花朵的魔咒,杜鹃和粉掌开得分外热烈,我?#30475;?#26469;回时都能充盈浩荡的温暖,让我的心怀涨满不可?#24742;?#30340;喜悦,时光变得极致祥和,天空是蓝色的亲昵,快乐,已到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只是,愉悦中也不时?#33080;?#19968;丝小小缺憾,因为,那株山茶始终没有开,并且一直是淡淡的样子,叶片葱翠,花蕾紧闭,生机不增不减,它的日子过得山村般宁静。

翻越11月入了冬,?#32454;?#21407;的阳光依然是暖暖的,园子里陆续添加了各色花朵,渐渐地,我对山茶花不再有焦躁的情绪,知道它已成为花园里的最安于平寂的生命,哪怕一旁所有花草招展得再喧嚣。每天傍晚我打理花园,浇水、除草、施肥、捉虫,我极力夸奖每一朵盛开的花儿,深深触摸绕枝的花香,倾诉我的感动和?#19981;丁?#27599;天我仍然不带抱怨地对山茶认真地嘱咐几句,而呢喃得最多的就是:你哪天开呢?我相信你会开得很漂亮!

时间一晃到了新年,?#33322;?#30340;脚步越来越密集,一个午后的阳光里,我端着咖啡在花丛中休憩,与?#33322;?#30340;一盆红烛高照安静对视,?#21482;?#37324;苏打绿的《你在?#34924;?#20160;么》一遍又一遍地在唱吟,吉他声柔美,琴音弱弱地起落,整首歌曲搭配精致到位,开头那句“没有不会谢的花”在反复,听着听着我有笑意闪动,奇妙的倾诉欲泛滥,于是和山茶?#37027;?#21830;量絮叨:咱这压根就没开,哪有谢的嘛。要不,过年就开一个?开了才有谢的。它很淡定,在微风里轻轻摆摆身子。

如同故事都有一个结果,所有的?#21364;?#37117;是这结果埋下的伏笔。

在年三十到来那天,在我下午下班匆匆赶到家时,一朵粉红底色带大红斑点的山茶花艳艳绽放,重叠的花瓣舒展打开,它浓烈的娇媚让整个花园的花朵黯然失色,看到这朵花的那一瞬间,我双手捂嘴,狠狠堵住了冲口而出的激动的尖叫,心跳加快,不可言表的幸福感铺天盖地地降临。

惊喜,原来会从寂寞里盛开,奇迹的发生,总在庭轩转角外。

长?#20223;?#28459;,终将回转,上天不会没有缘由地策划,小小的花骨朵,绽开前一直忍耐无数的平淡而安守蜕变,潜下?#26408;常?#39118;霜雨露中一路走过,隐忍的时光等来一个最早的春天,等来一场盛大的明媚。我许久以来的期待被这个早春填满到没有缝隙,“万籁皆出于身”,在料峭和静谧的春光里,聆听花开的声响。等花儿,?#21364;?#22825;,等到一个惊喜?#38754;?#32780;至,拥我入?#24120;?#20849;一场春暖与花开!

所有的美好和美丽,是如此的,值得?#21364;?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