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泡桐花开

桂进勇发表于2014年04月29日18:14:4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泡桐 泡桐树 桂进勇 散文美文

好久没有写东西了,一天午后,独自一人凝望窗外的云彩静静发呆,思绪万千。许是久了没回老家的缘故,突然想起儿时的泡桐花来,索性就写写老家的泡桐花吧!

记忆中,泡桐花没有牡丹“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的雍容华贵,也没有梅花“朔风飘夜香,繁霜滋晓白”的斗霜境界;没有兰花“空谷有佳人,倏然抱幽独”的孤傲情?#24120;?#20063;没有桃花“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39318;?#26149;融”的姹紫嫣红,但却有“素面凭添雅,轻芳未失真”的朴实无华,更有“心高不惹蝶蜂群,只把多情默默系凡尘”平淡真切。这花温暖而安静的开,开得自然,不?#23267;兀?#20063;不矜持,仿佛穿了粉色裙子的村姑,傻傻的对人笑,但却开得高,高过一切花草和凡俗的目光。正如?#26410;?#38472;翥?#27573;?#23665;桐十咏·桐花?#20998;?#25152;描写的那样,“白者含秀色,粲如凝瑶华。紫者吐芳英,烂若舒朝霞”,白里透绿、紫里透粉的玉容中?#24615;?#30528;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

曾记得,四月,是老家泡桐花开的季节。那家家户户,房前屋后,一簇簇,一枝枝,粉红透白,满枝满丫,犹如一个个花塔,高高的挂在树枝,在霞光薄雾间,时而若隐若现,时而飘逸婀娜!它那淡淡的紫色,如梦如幻,引起了我无限的遐想;闻着幽幽的清香,如饮陈年佳酿,?#37027;?#37257;进我的心头,勾起了我儿时许多关于泡桐花的故事。

曾记得,泡桐花开的时节,苍茫的天空下,一座座层层叠叠的山横卧成一个古老的村庄,将一间间小瓦屋房顶的袅袅炊烟,扯进了四月里童话般的黄昏。忙碌了一天的父老乡亲们,利用空档时间,或在泡桐树横七竖八的枝丫下席地而坐,聊着家长里短;或搬来小板凳三五成群地凑在泡桐树下,抽着旱烟袋品着农家茶,谈论着五谷丰登、牛羊成群,憧憬着绿油油的庄稼拔节长高,?#33485;?#30340;心情一如泡桐那满树的叶子,听得笑声一片。

曾记得,家乡湛蓝的天空下,满天满地都是泡桐花的气息,仿佛阳光一样,洒满了整个庭院。庭院里,我和顽皮的小伙伴们聚集在泡桐树下,仰着一张张小?#24120;?#24352;着一双双小手,?#21364;?#39118;儿吹过。一阵风儿?#36947;矗?#26641;上的泡桐花像雨点一样打在我们的?#25104;希?#27922;了一身的清香。有的用泡桐花蕾串成项链,有的把泡桐花编成花环,有的把散落的花捡起来吸,那是春天的味道,一点青涩,一点甘甜,那时候我不懂花好不好看,只?#19981;?#23427;的那点甜,就那么似有似无的一点甜,像某个女孩子一抹含笑的目光,使我难忘。想到这里,我?#22336;?#20315;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个一起快乐的放牧牛羊,一起蹦蹦跳跳上学的无忧无虑的玩乐日子。

曾记得,泡桐花开的时节,浪漫绿到了?#26408;?#22836;。所有的种子开始诗化,恢复着农田里交错的风景。诗意的春风带我徐徐行走在家乡一茬茬的麦地里,柔柔地小草拂着裤管,春的气息真实地贴近肌肤。田野上,一趟青青的脚印,一阵多情的清风,?#37027;?#33853;在午夜梦的深处。两?#24576;?#24402;的燕子在泡桐树枝头?#37027;?#21602;喃,不经意间?#26790;?#24819;起了母亲当年的叮嘱:“平呀,不管你走到那里,山里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因为这里是你的根呀。”因为这份嘱咐,我一?#26410;?#22320;跋涉着人生艰难历程,因为这份牵挂,我忘不了故乡的那一片片田园和山野,因为这份思念,我走不出老家泡桐花开的天空。我,仿佛看到了家乡的父老乡亲正牵着一群群牛马,顶着火辣辣的烈日,肩扛沉重的犁铧锄头,不只疲倦地翻过一道道山梁,淌过一条条河沟,在那嫩嫩的阡陌上行进。他们是那样的疲惫和辛劳,那样的艰苦朴素,没有一点的索取和私心,日起日落间,用汗水浸润着那片生生不息的土地,用青春不厌其烦地守侯着泡桐树花开花落。

斗转星?#30130;?#24448;事如烟。渐渐地村子里的泡桐越来越少了,曾经留下许多美好回忆的泡桐花已从现实中被渐渐淡出。故乡的容貌?#20011;?#34987;改造得面目皆?#29301;?#21407;来的茅草屋被一栋?#30333;?#22681;所替代,缺少了儿时那种鸡鸣狗跳的生气,因为年轻的年老的都四处闯荡去了。但?#19968;?#26159;?#34949;?#20799;时的故乡,?#34949;?#36807;去曾拥有的一切,就像我们去感叹渐渐?#29420;?#25105;们记忆的世界一样。因?#23435;页?#22312;梦中回到了泡桐花开的季节。朦朦胧胧中,?#32769;?#30475;到,老爹独自一人站在门口张望,儿绕膝时的欢笑只怕早已成为他?#34949;?#30528;的回忆。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时时彩平台出租价格 幸运飞艇心得经验 今天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接排球的正确手法图片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直播现场 17022期双色球红球预测 六肖中特 平码公式规律 曾道人内幕玄机118 捷克酷喜乐72色名称 双色球2018059期 江苏虚拟足彩e彩开奖结果 查彩票中奖号码 扑克牌二八杠技巧口诀 福彩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