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春天

施立松发表于2014年04月26日20:18:09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春天 施立松 名家散文

一场又一场又冷又湿的雨,把温柔的三月演绎在凄风苦雨?#26408;?#24773;里。眼看着这苦情戏要像冗长的韩剧无休无止地进行下去,只好躲在裹了一冬沾了潮气的厚棉服里,继续冬眠。

忽然地,太阳出来,所有春天的词,都从时间的缝隙里冒出来。微信上,人人都在转发春天发布的红?#28982;?#32511;。

阳光是存在秘语的。借一捧泥土,一粒草籽,借一枚青苔,一段篱笆,借她们的体温和手势,阳光密传了一组密码,一组从结绳纪事起就一成不变的密码。破译的是风。风从柳树梢经过,发出一个轻如蚊语的声音:春。然后,风到过的所有的地方,都得到了消息。风是春天的传令官。

仿佛只是一夜之间,春天就无所不在了,仿佛只是一念之间,身体里的每一个神经末梢,都被一种“春”的麻药迷醉了。

脚步迷迷瞪瞪地,受了牵引似地,走向了田野。田野是春天的娘家。那些钢筋水泥打造的都市,是留不住春天的心的。中年的腿脚,经了阳光的沐浴,像失了弹性的弹簧,重又回炉锻造,弹性有了,甚至有些轻盈。蒙尘已久的眼眸,轻风反复擦拭,也变得明净柔和了。麻衣的飞雀在草丛里东啄西啄,忽尔扑棱着翅膀低空飞掠,只留下婆婆纳眨着?#38203;?#27754;眉眼羞涩地盛开。一树桃花在路那一边的田埂上,妖娆、娇媚、招摇,像个轻浮的女子,不懂得收敛,更不知低眉含蓄,是哩,这是她的好日子,不管如何放纵,都?#26786;?#21407;谅?#26786;?#21253;容的,谁让这是春天呢!远远地,眼光温柔地问候,像母亲对人来疯的孩子,尽是宠溺和疼爱了。田里的油菜花,成片成片,像一则诏书,声势浩大地将春天昭告天下。

往山深处去,就是往春深处去。一道山涧从远处来,清粼粼的水带着一股子清逸之气,这山间的隐士,也受了春天的诱惑,再掩不住心间的?#23545;茫?#19968;路奔涌而来,丝毫不惧俗世的?#22363;?#20102;;蕨类植物细细的枝顶着打着卷的芽,这春天的曲线,玲珑如妙龄少女,青涩,又嫩得经不起一点点的摧折;野蔷薇的白花上停了许多?#26786;希?#23567;小的身体,像逗点,给白瓣黄蕊断句,它们也来?#27225;?#26149;天的香气吧?春天的气味里,一分泥味,二分草气,剩下的,就都是各种各样的花香了。香气一路攀援,直把春天推向高潮。

紫云英长得厚?#23548;?#20102;,跟毛毯似的绿,坐一坐,躺一躺,打个滚儿,是心底?#26469;?#30340;愿望,可是,又怎么忍心呢,只在路边石头上坐下来,与她们默默相对,在心里?#37027;?#35760;下这厚厚实实的一片绿,不管春去秋来,不管岁月更迭,有这一片绿在心底,心便不会荒芜,也便足以与光阴化干戈为玉帛,去走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春太好,好到让人忧伤。诗人说,惜春常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其实,春来过花开过,刹那芳华都是永远的深情。走在春天的路上,把心浸渍在?#23545;美錚?#21521;满山满谷的春天喊一声:岁月静好,春暖花开!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