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悠悠荠菜情

王慧发表于2014年04月15日00:06:55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荠菜 名家散文 王慧

小时候最盼望春天,漫山遍野的花儿开了,天转暖了,让爷爷奶奶不舒服的冬天终于过去了。

且不说平底锅烙的槐花儿,也不说竹笼蒸的榆钱儿,更不说鲜嫩鲜嫩的香椿芽咸菜,单有一小碗荠菜素馅饺子,就让?#20063;?#24471;不得了,那种喷香悠远,鲜嫩爽口的感觉却每每让我这个无肉不欢的馋?#23601;?#26080;限怀念。

我的家乡位于鲁西南一马平川的大平原上,在春寒料峭,乍暖还寒的初春,经过几场春雨的滋润后,返青的麦苗便最?#21364;?#36882;出生命的信息。在一望无际的麦田中,一簇簇色泽娇嫩、肥鲜水灵的荠菜便裹着翠绿的外衣,在春雨的滋润中与麦苗交织共生,春意盎然。小时候,奶奶会在开春第一场雨水过后带?#30460;?#21435;挖第一茬的荠菜,此时的荠菜苗儿,满含大自然的清新和泥土的芬芳,经雨的洗涤,尘埃尽去,灵气毕溢。奶奶挖荠菜的动作是很娴熟的,瞅准鲜活嫩绿的荠菜,不动用铲刀,只用拇指、食指捏紧荠菜的根部,轻轻地一旋一提,整棵儿的荠菜就连根带须握在掌间了,我挎着小篮子跟在奶奶身边,寸步不离,常常是她刚把挖出的荠菜拿在手上,我便要抢过来,然后平平整整地放在篮子里,用不多大会儿就能挖得一小篮子鲜绿的荠菜。奶奶说乡亲们对荠菜有着特殊的情感,在早些年贫困的岁月中,青黄不接的时节,是荠菜和一些野菜?#26377;?#20102;人们的生命,让人们捱过了饥荒与灾难,荠菜养育了这一方儿女。奶奶说荠菜是生命力极强的植物,即使是在?#25351;?#21448;硬的泥石边,它?#19988;不?#39037;强地从解冻的大地里探出头、直起腰,紧紧匍匐在地,沐浴春风,微微摇曳,淡淡的洇透着一抹葱茏,将春的气息带给人间,传递着希望和美好。那时候,奶奶会讲一个关于荠菜的神话故事给我听,故事中说荠菜是天上仙女赏花时撒落的花瓣和种子,所以年年源源不断的生长,带给人间无数的希望。那样的岁月伴随着荠菜的馨香,泥土的芬芳,还有小野花插在羊角辫上的滴儿当啷,那是多么快乐又温馨的日子啊!

奶奶将新鲜采来的荠菜剪去黄叶、须根,掸去泥土,再用清水反复濯洗,直到叶子绿得发亮,根须白得耀眼的时候,便将它?#25250;坛?#26469;,用滚水迅速一烫,再立即以冷水?#28404;隆?#22902;奶便找来一个?#22797;?#30340;小花碗,碗底放一层细精盐,将荠菜轻轻?#20998;?#21040;碗里。然后用刀细细地将荠菜剁碎,拌上豆腐、粉条、鸡?#22467;?#20877;加入盐、味精、?#23567;?#23004;末、大豆油等,香喷喷,色、香、味俱全的荠菜饺子馅儿就做好了。奶奶的做起饺?#24736;?#26469;也是十分的讲究,她会用荠菜汁和面,擀皮,做出的饺?#24736;?#20799;劲道,不易开口且?#22336;?#30528;可爱的绿色,让我胃口大开。奶奶会包各种各样的饺子,我在一旁也忙衬着,笨笨地把饺子包的乱七八糟,奶奶笑笑说,“不打紧,饺子不要样,?#26943;?#25423;三趟”,又疼爱地夸我道:?#25226;就?#38271;大了,也越来越能干了!”。饺子下锅了,奶奶念叨着“敞着煮皮儿,盖上煮馅儿”,饺子在沸水里折腾几个跟头,就熟了。香喷喷的荠菜饺子盛在奶奶早已备好的大瓷碗里,不用酱料也香气四溢,咬上一口,满口含春,齿颊留芳。我便?#23789;?#34382;咽起来,小小的个子一口气能吃上一大碗,奶?#22363;?#35265;了,便会数落我:“当心噎着……”,便不许我再?#28020;?#25105;耍赖要吃,奶奶的条件便来了,要多吃三个饺子就得喝一小碗饺子汤,唤作“原汤化原?#22330;保?#36825;句话在家乡也是有典故的。那时候,饺子汤?#26049;?#20102;我的小肚皮,也养棒了我的小体格。

?#19988;?#30871;荠菜饺子是那样的好吃!

现在想想,奶奶做的荠菜饺子的味道又在嘴里泛起:荠菜的鲜嫩,饺?#24736;?#20799;?#26408;?#36947;,饺子汤的郁润,前段时间曾促使我在一家超?#26032;?#36895;冻饺子的地方寻觅到了荠菜饺子,包装上绿油油的荠菜馅儿,看后直流口水,忙不迭买回家,下锅煮了半包,夹一个,咬一口赶紧吐了出来,完全没有一点儿荠菜的味道,倒像是嚼了一口干菜。?#19988;?#20013;鲜嫩可口、清香扑鼻的荠菜味儿呢?当天看新闻却又爆出该?#25918;?#30340;饺子含有金黄色?#21688;?#29699;菌的消息,赶紧将剩下的丢掉,叹道:“糟蹋了荠菜这个名字哟…”

长大后工作生活越来越忙碌,与奶奶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少。?#30475;?#25171;电?#30414;?#21435;问及荠菜饺子,奶奶说还会包的,只不过是去集市上买的人工种植的荠菜了。孙辈们前些年还在眼前叽里呱啦嚷个不停,转眼就都不在跟前了。奶奶有些失落地说身体竟不如那几年忙里忙外为孩?#29992;亲齜故?#25342;家时感觉舒服了,精神头也没有那么足了,然后又安慰我说,人老了也都这样了。奶奶说弄好了荠菜饺子放到冰箱里给我们冻着,什么时候得闲了就回来?#28020;?#25105;笑着答应着,挂了电话就湿了眼睛。我挺不争气的,?#30475;?#25171;过电?#22467;家?#25481;眼泪。

有很多故事,只有奶奶能讲得出来,有很多味道,也只有奶奶能做得出来。我记得,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一直怕,怕有一天再也没有了好吃的荠菜饺子,怕再也没有了那样疼我的一个人。我想让时间快点,了却上辈人在我身上的心愿;更想让时间停止甚至回转,让我使劲守着他们,不让他们被日子从我身边拉开。可时间却自己走自己的,一点不顾及我,就象我心里的那碗荠菜水饺,明明闭上眼睛就在眼?#22467;?#30529;眼却在千里之外。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