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荠菜香未了

郭裕环发表于2014年04月13日19:43:55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荠菜香 郭裕环 散文

野菜充饥的日子离我们愈来愈远了, 但愿它一去?#29615;怠?#21162;力在记忆里搜寻,最后一?#25105;?#37326;菜当餐,要上溯到上世?#25512;?#21313;年代的一?#25105;?#33510;思甜饭。那时日子虽不富裕,粮票也未退出市场,但还不至靠野菜当粮,与其说忆苦饭是生活需要,莫如说它更是一种政治手段,其中奥秘想必过来人都会明白。

难以下咽的种种野菜虽已远去,但有种野菜却从未离开我们的生活,纵使是佳肴满席?#26408;?#23476;中不时也可觅得它的身影,这味菜就叫荠菜。荠菜以其特具的清香使我们至今对它不离不弃,尤其是吃腻了名菜佳羹之余就更加怀念它了。

荠菜原为野生,在杂草丛中自生自灭,仗农妇们的勤劳才将它送上我们的餐桌。挑荠菜的辛劳,熟悉农家生活的人有目共睹,几百棵荠菜才能凑足一市斤,若非生计窘迫,怕是谁也不愿烈日下那么辛苦采摘。每见挑荠菜的农妇都会使人联想到轧轧千声不盈尺的织妇。不过,如今市售的荠菜已多为蔬菜大棚里的产物,外观上鲜嫩肥硕了许多,可感觉口味上要较野生的逊色不少。野生荠菜香味浓郁,尤其根茎部愈嚼愈香,香到令人不忍草草下咽。大凡大众喜爱的事物,都会受到有商业头脑者的青睐,不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也不论是动物还是植物,只要有利可图都会由原生态变为批量人工生产,这是市场经济的规律,任何人也扭转不得的事。只是,如荠菜进大棚这类事情,?#31449;?#24517;带来物种的变异却令人稍稍为之担心!

挑荠菜固然辛苦,主妇们择荠菜同样也不轻松。一小棵一小棵荠菜要一一去掉根须枯叶,还得尽力保留住可食的根部,然后再一棵?#20204;?#27927;,其烦劳?#19978;?#32780;知。若无亲情爱心与家庭责任感的支撑,谁会为一两斤荠菜埋头苦干一两个小时?经此提醒,当你再吃荠菜饺子或汤圆时,定会品出菜香之外的别种滋味。

都说荠菜是种“馋菜?#20445;?#24847;思是说荠菜宜与肉类搭配,无论做馅还是烧菜莫不如是,若君偏爱素食,那也须多放些油脂方使荠菜更纯和可口。如今科学饮食已越来越受到人们的看重,纯肉食渐渐为人们所不取,就如在下这样接受新鲜事物迟钝的老朽家庭,年节下的饺子馅汤圆馅也?#23478;?#33632;菜之类菜蔬为主打了。趁这眼下荠菜香未了,多多?#28902;⑵烦?#21407;生态菜蔬的味道吧。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