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来野菜香

孙忠帝发表于2014年04月13日19:39:5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野菜 春天 孙忠帝 散文

阳光暖暖地把路旁的迎春花照黄了一地,周末一大早,我与妻?#26377;?#22899;骑上自行车,一路嬉笑着到南郊的山林间踏春。

竹林寺的竹子泛青了,招隐寺的杜鹃红了,八公洞的林子也绿了,山林间不时地看到三三两两的城里人拎着篮子提着袋子,拿着铁铲、小刀,领着小狗,哼着小调在河岸边土坡?#25226;?#35269;着什么。大家在大自然中不仅仅收获了野菜的清香,更让压抑了一冬的心情在天高云淡中得到释放。所以在竹林间不时地看到孩?#29992;親分?#30528;、嬉戏着,在春风中尽情地撒着欢。

说到挖野菜,?#26377;?#25105;就对野菜顽强的生命力有着很深的印象。

在故乡挖野菜,首先得能找到野菜生长的地方。野菜一般生长在荒郊野外河岸沟边、山洼里或者田埂上,特别是坟茔地最多,长得也旺,?#22303;?#34892;人常踩的乡村道路旁以及边沟上也生长着野菜。

记忆中野菜发芽返青也分先后,最早的是野蒜,这是一种有着葱一样辣味的蒜科野生植物。“三月三,野蒜朝天钻”,三月的春风?#21387;危?#20241;眠一冬的小蒜就耐不住一冬的寂寞,顶着上一年枯萎的黄叶冒锥儿。刚开始,人们只能凭着枯萎的黄叶寻找到它,等到新叶钻出后,就容易找到了。那时,各家各户一个冬季的主食几乎全是?#29992;?#31389;头,只有到了开春,才能吃到用野蒜做馅的包子,包子馅里虽然没有肉,但味道?#25925;?#24456;鲜的。再过几天,婆婆丁、芦蒿、野芹菜、荠菜、马兰头便开始发芽,于是,苍白了一冬的餐桌上便添了几分绿色,用野莱做馅、做酱、做汤,家家户户厨房里常飘出野菜的香味。

野蒜大批钻上天的时节,也正是柳条返青柳芽初绽鹅黄色的时候,田野里的油菜花也招摇灿烂起来。挖野菜的孩?#29992;?#24635;要采上一大把招摇开放的油菜花,或者折一枝娇艳的桃花呀杏花呀,小心翼翼地带回家,插入清水瓶?#34892;郎图?#22825;。也有手巧的折几枝柳条做柳笛,演奏一支只有自己才懂的曲调。在这脆生生、清亮亮的柳笛声里,童年的记忆已是一片春光了。

挖野菜的真正乐趣不仅仅是满足了孩?#29992;?#36138;玩的愿望,也使我们增长了不少知识。比如野蒜味辣解表热治伤风感冒,婆婆丁味苦败火去毒,三月的荠菜胜仙丹等等。

离自?#21644;?#37326;菜的日子,转眼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虽然镇江一年四季在菜市场上都能买到芦蒿、马兰头、香椿芽之类的野菜,但那是农民们用温?#25233;?#20986;来的,几元钱就能买上一斤,吃到嘴里总感觉缺少点什么。或许,缺少的是那用钱也买不到的、挖野菜时的那种惬意的心情吧。 

因此,每年春天,我?#23478;?#24102;上?#26377;?#23601;在城里长大的孩子,?#40644;?#21040;乡下去,让孩子动手挖挖野菜,为她做—枝柳笛,让自己沾一身的泥土。此时此刻,不仅心旷神怡,?#19981;?#21246;起我丝丝恋乡之情。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