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年胡杨

赵勤发表于2014年04月07日16:04:3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胡杨 赵勤 散文

在新疆阿瓦提,我看见了秋天最美的树。沙漠上,她天生孤傲地站着,就像一个极有修养的女子,在微笑。

那是胡杨,一亿三千万年前遗留下的最古老树种,只生在沙漠。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胡杨在中国新疆的塔里木。

在这里,一边是世界第二大的32万平方公里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一边是世界第一大的3800平方公里的塔里木胡杨林。

大黄、大绿、大空间、大反差,我们的原始胡杨林就生长在这里。

有人说,它们是一群身裹铁甲的战士,威风凛凛地守卫着这块沙地。塞北的砍头柳有它的形象,却没有它的风骨;岭南的古榕树有它的气势,却没有它的坚毅。

但我想,它们更像女人,用她们的柔软和沙漠的刚烈周旋,像历经磨难,柔韧不改,仍然保有生活热情的女人。

为了抗御狂风,她的枝杆在连接主杆的地方长成一个大包仿佛一圈强力的焊接点;为了躲避沙暴,她的顶梢决不往高处去,三米五?#23383;?#22806;就横向分散;为了对付干旱,她只允许主干上的第一茬枝叶秉承遗传率性生长,这是比国槐叶稍大的带刺的小掌,往上?#32479;?#25104;柳叶状针叶状以减少蒸发;为了寻找水分,她的根系发达,须根?#26786;?#20280;到百?#23383;?#22806;;为了种族?#26377;?#22905;们互相掩护绵延;她们枝干里富含碱质,虫子就不来打洞;她们树皮粗厚羊也不啮咬!

她们贫穷,所以无人攀附;她们孤傲,所以没有朋友;她们处境险恶,所以没有花媚鸟唱;她们不在显赫庙堂,所以无人谄媚供养;她们不开香花没有艳影,所以不招蜂引蝶……

所以,连塔里木河也叛变了!这个永无固定河床的家伙,那儿的沙被风搬走它就到那儿散布永恒的盐碱。如今,它改道了,孤零零将一片胡杨撇在沙原火坑。胡杨没有仰天哭喊、没有跪地乞求、没有抱怨命运和时世,它挺立着,沉默着。大沙漠一片宁静。

狂怒的沙暴,像钢锉一样?#25991;?#30528;她的身子;烈日炎炎,当顶一股热浪袭来;西亚的寒流,狼牙虎爪一般又咬又撕;它的皮被一块一块揭掉,它的枝被一节一节折断,它的根被一条一条抽出,它赖以挺立的沙原,被一层一层掘走……终于,她倒了,?#26519;?#30340;声响震动了雪山。

可胡杨依旧是胡杨,长大了三千年不死,死掉了三千年不倒,倒下了三千年不烂,烂掉了三千年不腐,腐化了?#22336;?#27779;沙漠三千年!

一个巨大的良性循环。

胡杨以其生命的?#21482;?#26469;丰富大地母亲的贫瘠,其?#31895;木?#31070;取向难道不是进化史上的大智大?#19979;穡?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赛马会条幅 快乐十分官方网站 okooo澳客网杀号 福彩快乐12走势图样 英超分析图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竞彩微信交流群 快乐10分遗漏前三直 山东十一选五奇偶走势图 双色球中奖故事 时时彩组六定胆 北京快乐8提前预测号码 幸运赛车彩票计划网 今晚15选5开奖号码 上海时时彩统计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