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兰花的记忆

卢玮发表于2013年07月01日18:55:39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玉兰花 名家美文 卢玮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每当院子里的玉兰花散放出清远的香味时,总有认识或不认识的邻人,专程前来要花。

玉兰花树约有两层半的楼房高。 自我有记忆起,便有花香。父亲总是起个大早,趁花含苞时便给摘下。他把较细的竹竿末端削成剪刀口状,以辅助摘花,有时亲自爬上树去摘,身手矫健。然后再把摘下的花,分别装在小袋子里,置于冰箱保鲜,一有邻人闻香驻足,便可以方便相赠。

当然,父亲一定会留下用手可以够得到的?#27573;В?#35753;前来感染香气的邻居,也可以得到在绿阴中寻一抹清幽的乐趣。

玉兰花

念小学时,家人总要在我的书包里放些玉兰花,用手帕包好,以免损及象牙白的花瓣。 然后再三叮呻,送给?#40092;?#21644;同学。有时自己懒惰贪玩,便忘了,经常是?#40092;?#25552;醒:“我又闻到花香哦。”我才猛然记起。

常常在送给?#40092;?#21518;,玉兰花就所剩无几了,所以当同学向我要时,就显窘促,只好从亲近的同学开始送;一些偶有口角的,就给省下来了。现在想起来,真自觉小家子气。那时一直不明白,?#25105;?#23567;小的花朵,竞有如此大的魁力?因为我总是?#19981;?#33457;的姿态,远远胜过它的香气。直到渐渐长大,才稍稍明了这是一种喜悦?#37027;欏?#20108;十几年前,物?#20160;?#19981;丰富,用香水的人当然不多。能在夏日清早感染一身香气,并?#20013;?#25972;天,的确令人喜悦。在要花的过程中,即使不认识的人也能透过花间说家常,增进情谊,真是情趣无限。

而父亲赶早摘花,想?#20132;?#26377;许多人?#19981;?#20182;种的花,并盘算着不知今天的花够不够时,这份可以与人分享的?#37027;椋?#26356;是令人欣慰吧。尤其某个有晨曦的夏天清早,当我看见父亲摘下一朵沾露的玉兰花,小心翼翼地插在母亲的耳?#21097;?#39034;手理理母亲的头发时,我被这般美丽的父母美丽感动。

我恍然大悟。原来,母亲身上的花影飘香,皆是父亲每天亲?#26893;?#19978;去的。对父亲而言, 这也许是极自然不过的一个举止,但跃入我眼里,却是温柔万分。我很难明确地描述出这份感动,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玉兰花我有很特别的记忆。我曾在它的枝干上,每年刻画一痕,以志成长;也和姐姐爬坐上树枝,吃着西瓜,享受风的摇摆。但这都只不过是父亲无形中带给我的一些生活上的启示。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青海十一选五技巧心得 金七乐42期走势 十五选五胆拖投注表 3d彩票技巧大全 时时彩美东二分彩 中国体彩网竞猜 福建快三统计图 新时时彩专家计划 刘伯温四不像图片必中一肖中特 新疆35选7示意图 007大战皇家赌场央视网 今日河南11选5开奖结果 聚信娱乐平台注册 新浪体育wnba比分直播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