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荠菜香

马从春发表于2014年03月23日04:09:3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荠菜 散文 马从春

煦暖的春风再一次吹遍了大地,吹皱了潺潺溪水,吹开了枝头花朵,吹绿了鲜灵灵水嫩嫩的荠菜。

荠菜是一种越冬植物。去年的菜籽儿落在泥土里,?#31869;?#30353;皑的冬天,已经开始悄悄地探出一个个小脑袋来。只是极其细小,混在杂草里,不用心是很难发现它们小巧的踪影的。

慈母般的春天来临,阳光用温暖的手掌,轻抚着冰雪尘封的大地。万物从?#20102;?#20013;醒来,荠菜也开始冒尖。这时候,在乡下,原野里,菜园中,放眼望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沉寂了漫长的一冬,它们个个挺直了身子,争先恐后地绽放自己亮丽的容颜。叶子变得宽大而肥厚,色?#26102;?#32511;如洗,散发着淡淡的迷人香气。

终于可以挖荠菜了。老家是江?#21561;?#21306;的一片广袤平原,一座座农舍被绿油油的麦田所包围,平坦如砥的麦田里,阡?#30333;?#27178;的田间小埂星星点点地散布着。这些小田埂,正是挖荠菜的好去处。吃过早饭,早早地挎起竹篮,拿着小铁铲,一路小跑,奔出家门挖荠菜。太阳暖烘烘地当头照着,嘴里哼着歌儿,低头寻找可爱的荠菜。说到挖荠菜,除了要仔细辨认清楚外,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尽量挖出它的根。母?#33258;?#19977;交代过,荠菜的根最香,尤其好吃。

田间地头,荠菜密密麻麻,分布众多。不消一会儿工夫,便收获满满一大篮子。

这是童年里抹不去的一幕情景。记忆中,一大群孩子,边挖荠菜边打打闹闹。还没到午饭时分,大伙儿的篮子里都是满满的。时间尚早,小伙伴们就停下来,坐在田埂上,?#20154;?#25366;的荠菜多,谁的菜大,谁的菜根长,谁的菜最香。一番激烈的角逐之后,胜利者产生了。胜利者昂首挺胸,?#36335;?#19990;界冠军一般,接受大家的喝彩欢呼,然后飞?#33756;?#30340;跑开,好快点儿回家邀功。

荠菜的吃法很多,我母亲常常?#32654;?#20570;包子或者饺子。仔细分拣认真清洗过后,均匀切碎,根据个人口味,可?#23588;?#35910;腐、粉丝、鸡蛋、肉类等,馅儿就成了。不管做成荠菜包子,还是包成荠菜饺子,那香喷喷的滋味儿,一种来自大自然深处的亲切味道,会让你回?#27573;?#31351;。

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城里菜市场也能够买到荠菜了。这种荠菜看起来更大,也绿绿的,但往往是人工栽培的,没什么香味,比起原汁原味的野生荠菜,滋味儿就差远了。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