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开依旧

李美幸发表于2014年03月17日20:43:07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花开 李美幸 散文

很多年前,我去浙江旅游,曾在一个小县城书店里看到一本中科院副院长竺?#35774;?#33879;述的?#27573;?#20505;学》,物候学亦称生物季节学或者花历学,是研究植物在各地发芽、开花、展叶、红叶、落叶的。但当时囊中羞涩,犹豫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掏钱购买。以后?#30475;?#21040;外地的小县城游玩,总要进入书店寻找一番,但有心寻觅,却难见影踪,遗憾至今。我最?#22218;?#30340;花是栀子花。在我看来,栀子花是属于那种高调的花卉,每年6月份,当江南进入漫长的梅雨季节,当空气里充满湿漉漉的霉味时,栀子花总是如期而开。这时候的栀子花,极尽张扬之能事,好像要把憋了几个季节的生命能量一下子全部释放出来,满树都盛开着白色的花朵,?#21069;祝?#26159;不染一丁点瑕疵的纯白,白?#27809;?#30524;,白?#26757;?#23273;,白得纯洁。而花型,也是极其美丽,所以又有玉荷花的美称。至于它的馨香,更是清新、浓烈、弥久……

每年,当我看到自己喜爱的栀子花在一片蒙?#19978;?#38632;中悄然绽开,心里都会掀起一阵小小的涟漪,有所感动,有所感悟。

?#21069;。?#25105;与花无约定,花也无?#38590;裕?#33457;却每年都如期绽放。有时候想,陶渊明在厌恶官场生涯退隐乡里后,之所以自况“五柳先生?#20445;?#24182;不完全是因为在自己的宅基边种植了五棵柳树,而是因为相比于人事,只有树木能与他不弃不离,厮守一生;又想,南宋诗人林和靖虽然终生未娶,却在杭州孤山以植梅养鹤为乐,留给后人一个“梅妻鹤子”的故事,?#31185;?#21407;因,也是因为花木飞禽不会移情别恋。

树木花草,虽然不能言语,不会矫情,却能与人默默厮守一生。你把它种植在哪里,它就在哪里生根开花结果。不会因为外界的变化而见异思迁;不会因为境遇的困厄,而远走高飞,更不会移情别恋,另攀高枝。我的寓所旁边有许多树木花草,当年搬进去时,还是一些小树小苗,如今?#23478;?#32463;长大,就像人到了花季年龄。虽然,很多树木花草我迄今都叫不出名,但一到季节,它们都各自缤纷,绽放出一片姹紫嫣红,营造出一种满眼缤纷,令我每每在欣赏享受的同时,?#19981;?#28982;若失,若有感悟……

很多年过去了,环视自己和身边的人事,真可谓物是人非。当年的密友诤友文友诗友恋友,如今,还有多少人依?#36824;?#25105;,保持着从前的?#31354;媧科櫻?#21451;谊友情恋情?当年的一诺九鼎,当年的海誓山盟,当年的——如今践约否?

“春风不解恨与爱,化为桃花恣意开。”

唯有寓所旁的树木花草,年年如期绽放,……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