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有暗香来

鄢俊发表于2014年03月16日00:42:44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梅花 梅树 为有暗香来 散文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幼时在乡下的学校读书,读到这首咏梅的诗句不觉耳目一新,又见课本插图,一树虬枝苍劲的老梅自墙角旁逸斜出,那时对一切懵懂无知,不知念书究竟为何的我突然茅塞顿开,仿佛在教室破损的墙角,果真见到了一株散发着奇香的梅树,那香味旷远、幽长,弥漫在寒风凛冽的冬?#31449;?#20037;不散。整个幼年时代的记忆,从此被这一树清逸深深占据,并时时寄予希望,在现实中能找到一棵真正的梅树。

那时的乡村异常贫瘠,平原地带,以耕作为主,几乎是寸土寸金,梅树岂是寻常阡陌所能见到的,但自那日学了古诗,我对梅树的向往之情与?#31449;?#22686;。而一场乡村电影又使我对梅有了别样的情愫。电影?#26657;?#21315;树万树梅花竞相怒放,名叫梅的女子神色凄凉,在梅园?#26012;?#36208;疾呼,最后竟是声嘶力竭般地号啕……是国破家亡,还是亲人离散,影片情节对于幼年的我而言复?#29992;?#31163;、晦涩难懂,却唯独记住了与那份旖旎春日完全不符的凄?#19968;?#38754;,由此理解的“梅”,除了绝世的清俊飘逸,似乎就是悲和苦的化身。

八岁时,父母将我从乡下接到矿上读书,矿区方圆不过十里,群?#20132;?#25265;,犹如一座盆地,却自成天地。?#26869;?#25918;学,我和要好的伙伴常去一片楼?#26263;?#22330;地玩耍,那几栋楼一字排开,是单身工人的宿舍楼。我们?#19981;?#20599;看一楼有一户窗台上的花花草草。屋主是个面目清秀的年轻男子,有一次,他对我们颔首示意,我们便大着胆?#24188;?#36817;细看,发现他正在窗?#26263;?#19968;张书桌旁运笔挥毫,洁白的纸笺上晕染出点点嫣红。那男?#24189;?#31070;静气、旁若无人,换一枝饱?#21495;?#22696;的大笔自下而上逆锋行走、挥洒自如,霎时,笔墨所到之处现出苍老遒劲的枝干,折枝穿插花朵之间,苔痕点点,疏密有致。这样的运筹帷幄,一气呵成,看得我们目瞪口呆。

“是桃花吗?#20426;?#23567;君在一旁怯怯地问。“不,是梅花。”男子一边纠正,一边轻轻拎起宣纸的两角,将画幅竖给我们看。“好看,真好看!”小君连忙拍手称赞。我只默默点头,心里却?#24352;?#19975;分。此后我们更频繁地靠近那栋楼,偶尔看见男?#24189;?#40664;作画,样?#24188;?#26159;温和可亲。但不久,那男子便没了踪影,童年时代也在?#31168;?#20013;过去。

许多年后,随工作单位迁址,我由老矿区搬到了现在?#24188;?#30340;新矿区。新矿区亦是弹丸之地,且同样密集着工厂、学校、医院、小超市以及破旧却烟火气息浓郁的住宅楼群。矿区东面的住宅区附近有一座桂花园,遍值桂树,唯独不见一株梅树。南面的矿务局大院内倒是植有两棵碗口粗的蜡梅,每到冬天,幽香扑鼻,行人?#23383;?#27795;来,大约是攀折者甚众,那大院后来封了门,闲杂人等再也无法轻易踏足。

那时,学校将没有住房的老师?#21069;?#32622;在郊外一栋废弃的教学楼?#24188;。?#32463;过修缮,这栋闲置多年、破败不?#26263;摹?#21361;楼”开始充满生机。同事老李夫妇住在顶楼,虽饱受上下攀爬、冬寒夏炙之苦,却独享一小片露天平台。老李是细心之人,闲时喜弄花草,几年后,那楼顶平台便郁郁葱?#26657;?#25104;了名符其实的花圃。这花圃植有各色花草,假山盆景,高矮错落,参差不齐,尤以一盆蜡梅为最佳。我在楼下望得眼热,便终于忍不住上楼一?#26757;?#23481;。只见这腊梅?#23478;?#23610;高,植在一?#35282;?#27973;的赭色陶盆内,精心捆扎的育苗方式,使得?#20998;?#25104;“之”字?#21361;?#34412;曲盘旋,枝上绽放着朵朵馨黄的蜡梅。纵观这株蜡梅盆景,每个角度无疑都很美,可我却总觉得小小一方盆景桎梏了梅树本身的生长,盆?#26263;?#21046;作确乎有些残忍。老李告诉我这株蜡梅是几年前整修学校花坛时扔掉的。“学校有蜡梅吗?#20426;?#25105;疑惑地问。?#26263;?#28982;有,后边红楼的西北角不就有两棵吗?#20426;?#32769;李见我如此孤陋寡闻,颇为奇怪。

闻听此言,我突然感觉数年来当真是光阴虚度,曾经让我无限向往的梅树原来就在自己生活的近处,可我却一?#34987;?#28982;不觉,是视觉的模糊,还是嗅觉的迟钝?心底发出一个声音,不断追问自己,是流水般的日子荡涤了你曾经对生活的憧憬,还是你对?#22070;?#29289;的欢喜,根本就是叶公好龙,流于表象?回首往事,历历在目,那“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的诗句,那梅园中疾呼奔走的女子,那老矿区里温和可亲的男子,那红梅绽放的写意画……所有所有的一?#26657;?#20687;电影画面在?#38498;?#37324;不断回放。可我知道,纵使岁月流转,时光?#21482;兀?#19968;切过去的,注定无迹可循。

我带着无限愧疚和虔诚的心意,终于见到了校园里的梅树。它们矗立在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却长得高大茁?#24120;?#26525;繁?#30585;?#27492;时花期已过,繁枝密叶间挂满了累累的果实。我从树上轻轻地摘下几个,暗褐色、纺锤形的果实似碧根果般大小,剥开果荚,里面躺着四、五枚黑豆一样的种子。我按照老李交代的方法,把它们播撒在地里,我期待?#26049;?#26085;闻到那沁人心脾的幽香。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