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在溪头荠菜花

樊树林发表于2014年03月16日00:17:19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荠菜 散文 樊树林

“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桑种已生些。平岗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每当春风送暖、万物萌发之际,我总能在心里念起一代?#39318;?#36763;弃疾的这首《鹧鸪天》,总能回忆起儿时和伙伴们?#40644;?#25366;荠菜、吃荠菜的情景。

也许现在的孩?#29992;?#19981;知道荠菜是何物?#26705;?#27665;谚说:“吃了荠菜,百蔬不鲜。”可见荠菜在民间很受欢迎。荠菜是我国大江南北田野普遍生长的一种野菜,属十字花草本植物,其叶子呈羽状分裂状,花朵白色,在春风的吹拂之下,俏丽优雅。小时候,家里生活穷困,特别是到了春天,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在这个时候,荠菜正好填?#27837;?#36825;一空白。

很多时候,我都能记起这样的情景:柔柔的风轻吻着我的面庞,我们姊妹几个每人挎着一个小篮子,手里攥着一个小铲子,踩着松软的泥土——泥土散发着春日特有的芳香。在田垄上,在河塘边,一?#27599;?#33632;菜仰着欢乐的笑脸,等待着我们的采摘。?#22616;?#22914;烟,小鸟在碧蓝的天空掠过,远处的厂房里发出“轰隆隆”的响声……现在想想,真是一派原野牧歌的美好景象。感谢造物主的安排,荠菜到处?#38469;牽?#19981;到一个小时,我们篮子里的荠菜就已经满当当了。

晚上,母?#29366;?#29983;产队回到家,姐姐已将荠菜择洗干净,整齐地放在了案板上。母亲开始忙活了,最简单的做法当然是凉拌了,用?#37117;?#21333;将荠菜切成小段段,盛在一个搪瓷盆里,滴几滴香油,加几勺盐,添半?#30475;祝?#21152;一些味精,不一会儿,一股清香便溢满了房间,装满了我们的心。当然,最好吃的还是荠菜饺子,把荠菜焯水后,用凉水过一下,切成末,鸡蛋摊饼晾凉后切成小块……黄绿相间的素饺子馅就拌好了,母亲和姐姐们开始包饺子,锅里的水也开了。由于家里拮据,我们一般?#38469;?#21507;的素荠菜饺子,记得有一次,我在亲戚家里品尝了肉馅的荠菜饺子,那才叫美呢!

时间飞逝,我们渐渐长大,生活也渐渐好了起来,家乡的田野上也建起了一排排厂房和楼房,荠菜也被我冷落了。前几天,在菜市场见到那一捆捆荠菜时,我竟然又想起了过去的生活,心里也念起了辛弃疾的这首《鹧鸪天》。“春在溪头荠菜花”,但过去的那些美好只能出现在脑海里了。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nba马刺阵容 中彩票就买宝马 西甲2013-2014 全讯网香港赛马会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任五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彩经网蓝球杀号 dafa在线娱乐城21点 河南22选5什么时候开奖 15选5计算器360 BBIN电子游戏网站 中彩网开奖直播 西甲新闻 优博北京快乐8 安徽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