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霜荷

张占福发表于2014年03月14日20:55:5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荷花 张占福 散文

老远,就看到一片被寒霜剥夺了青春的残茎败叶。一池原生态的植物标本,一池超时空的繁茂忆念,和前年冬初我在济南大明湖公园看到?#26408;?#35937;几乎一样。只是大明湖见到的是一池枯荷,眼下是一池霜荷。还有,这荷塘不足以放眼。

伫立观荷台上,默然相对无言。荷叶蜷缩、干枯,但依然不离茎秆;茎秆依然挺立,除非断折。满塘霜迹,不堪零乱。池边垂柳,似乎受了感染,临水照影少了几分洒脱,添了几多愁惨。三男一女,扛像机的、提道具的、牵手臂的、捧裙裾的,拥着穿婚纱的女子匆匆走过。右边观荷台上,脸颊半掩在牛仔帽沿下的男?#24433;?#28982;垂钓。脑海里浮现秋初荷塘里喧闹?#26408;?#35937;——仔细回想,前边那支焦枯的莲蓬,曾经是一枝粉荷,还是一枝白荷。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前年游大明湖时,天气晴好,垂柳飘逸,波光明艳,一点?#20960;?#35273;不到冬天的味道。湖边的亭子里,几位老人聚在一起唱京戏。亭上一弦一板弹拨得那么投入,一腔一字唱念得那么动情,水里残茎枯?#27573;?#19997;不动听得那么入神。霜来得无论早晚,荷都难免枯萎。满塘的枯荷听雨、听风、听雪,听浩荡春信划破坚冰,听春天的指尖一点点探进淤泥,听春?#31354;?#30772;厚密的胞衣,徐徐舒张唱响的美妙乐章……

花自飘零水自流,叶落花枯是植物的自然属性。争得一时娇艳,洒脱飘零,将美丽姿影留在人间,当属于花的荣幸。花自己?#27531;?#24182;不这么认为。以我臆想,花的最幸福归宿永远都是饱满的果实——不知莲子熟未?#30475;?#22825;的种子是不是落进了荷塘里,只把布满圆孔的莲蓬留给寒风吹唱。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 大星彩票走势图福彩 快乐助手下载 湖北怏三今日开奖号 恒大国际娱乐平台怎么样 即时篮球比分手机版 辽宁快乐12走势手机版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 怎么看走势图技术 万人迷娱乐城官方网站 澳客彩票网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 60彩票app下载 快乐赛车计划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