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玫瑰咸菜

姜珊发表于2014年02月16日18:34:36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玫瑰 咸菜 散文 姜珊

刚?#26377;?#24030;过完年回到上海,发现自己竟忘了带自己最喜爱的玫瑰咸菜了。没有丝毫犹豫,我立即拉下“面子?#20445;?#25176;初中同学?#26377;?#24030;快递了几斤来。同学不解,问我:“你在上海过的是什么生活呀?吃不?#27809;?#26159;没得吃?不行就回徐州来吧!”哈哈,同学的问题让我有些尴尬,其实,我就是很想念小时候在老家吃玫瑰咸菜的感觉。

在我的印象里,玫瑰咸菜好像只为老年人“私人订制”。无论早饭还是晚饭,只要熬上?#36824;?#31232;饭,把咸菜简单地切几刀,黑黑的咸菜,配上鲜绿的蒜苗,再滴上几滴小磨香油,用筷子拌拌就可以享用了。这?#20301;?#24464;州过?#33322;冢?#22806;婆又像过去那样动作熟练地调了一大碗玫瑰咸菜,我美滋滋地一边喝着稀饭一边吃着咸菜,仿佛回到幼年在外婆家的时光。爷爷奶奶这辈人常说,?#26893;?#28129;饭保平安。我想到了这个冬天,也想到了某个早晨,想到那碗面条和那个馒头。味觉,是记忆的见证,因为这种记忆,可以让时间凝固、溶解。

回到上海的公寓,空空大大的房子让我觉得特别冷,期待用吃饱喝足暖暖身子。在上海生活,吃腻了浓?#32479;?#37233;,有时只想过着馒头稀饭就咸菜的日子。

上海的馒头六角钱一个,我习惯数着手中一角一角的硬币购买馒头。我也曾在上海的各大超市寻找玫瑰咸菜,但?#30475;味?#31354;手而归。

如今,我可?#26376;?#20010;馒头,学着外婆调一碗玫瑰咸菜,然后夹着它津津有味地犒赏一下自?#28023;?#25343;破仑曾经说过,哪怕蒙上他的眼睛,凭借嗅觉,他也可以回到他的故乡科西嘉?#28023;?#22240;为科西嘉岛上有一种植物,风里有这种植物的独特气味。这让我有同?#23567;?

我?#19981;?#22352;在餐桌旁边吃饭边发呆,把椅子与餐桌?#26408;?#31163;拉近,把?#26216;?#22312;椅子上,它让我相信:生活所给予我们的种种宽厚和美好,以及在这个世界任?#38382;?#24773;都会有转机。

冷风?#29992;?#32541;?#21040;?#26469;,我起身走向客厅,喝了口热茶试图稀释这冰冷的冬季。能在多年后尝到家乡玫瑰咸菜的味道,我感觉自己成了最幸福的人。我重新架起油画布,准?#21018;?#24320;一页画布。独自生活在这座城市,我要学着自己?#23637;?#33258;?#28023;?#33258;己做饭,自己洗衣服,自己打拼,一切都得靠自己。嚼着同学?#26377;?#24030;寄来的玫瑰咸菜,感觉嘴里甜甜咸咸的——甜的,是幸福,咸的,是?#39038;?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