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河谷的红色木棉

白波纽发表于2014年02月08日20:03:48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红河谷 红色木棉 木棉 白波纽

人在旅途,总会在旅途中与无数的景色相遇。

红河谷的红色木棉。就是我行车过红河岸边时留下的印象,我的一个自定义。

我说的红河谷,是指从红河县经元阳到河口,红河一路流经的河谷。每年常常拔足就去,驾轻车而过。河两岸,一直到南岸的许多山谷,长满了木棉树,又?#20449;?#26525;花、英雄花。初春,当许多地?#20132;?#39118;雪?#26376;?#36825;里却木棉花盛开,春漫山谷,红染绿野!这就是我定义的红河谷的红色木棉。

木棉树高大挺拔,仪态舒?#35895;?#33073;,枝干粗壮而遒劲。木棉花的花瓣与其他任何花的花瓣不同,不绵软、柔弱,是大?#30452;?#30340;、坚韧的,那是一种落地也有大气势,不飘浮、不那么讲究细腻的花看木棉花落地,没有伤感,也不会自怨自艾、顾?#30333;?#24604;,只有一种蓬勃向上的兴奋。

沿红河水顺流走去。河两边是肥沃的土地,顺着河绵延下去,一直可以走到别国的土地。且行且看,累了,坐在树下休息,随便翻捡自己的?#19988;洹?#32972;景里,红河谷始终是热烈的,天空冽蓝,蓝得没有一点?#21448;剩?#23665;野是绿的,浅绿的、墨绿的,只有一?#27599;?#30340;木棉树,开满了深红的、淡红的,还有红黄相间的大大小小的花朵,在满地翠绿、绿荫?#26376;?#30340;山谷显得极为耀眼,让人生出无限的情思。我想,这大概是河谷在短暂的冬日睡眠之后,孕育的一个让人惊喜的梦。处处红花,是飘落山谷的华章,是大自然对河谷的眷顾。

继续游走在河谷四周。满目是越来越密的树的世界,早春暖日,万物迎春,抬头向上,枝叶横错间是清澈的蓝天,一阵阵早?#32418;?#39122;的风从树梢飘过,稚嫩的枝叶摇曳着,一树树、一片片,如绿色的涟漪,拨动心怀。

各个地方赞美英雄,都有厚重的语言。而在这个地方,把英雄的形象和奉献,最终浓缩在这个鲜红的花朵上——英雄花。听起来,?#32479;?#28385;了激昂!

在自然岁月中,河谷沐风栉雨,享受阳光。而所有的一切,主要来源于这长流不断的河水的滋润,那映照天空的河水,染绿莽莽的山野。山坡被绿荫遮盖,渗入筋骨。在绿漫青山的年月里,片片木棉树茁壮成长。

温暖的阳光?#22336;?#25242;摸,木棉树枝繁叶茂、亭亭玉立。没有掩饰的张扬与快乐,一切都明明白白的,于木棉树来说,繁花?#24179;?#23601;是自己的使命,热情绽放就是自己的天性。这个时刻,让我觉得,以往感到有些浮泛抽象的美丽的概念,在此刻是如此的直接,相依相偎、贴心贴肺。

沿弯曲的河谷继续走。在这个河谷里,似乎走下去,永远都只是春天,只有早?#27827;?#26286;春之别。河谷的春天,伴随绽放的木棉花,?#26376;?#20013;已有了热浪,也能令人感觉到泛起的勃勃生机。

河谷许多地段都是人居住的地方,人与树相依。又看见傣家寨旁的几棵木棉树,如少女般亭亭伫立,满树盛开绚烂的花朵,红艳艳,喜洋洋,染红了农屋,树与村庄其乐融融。车走过,看树脚处,点点落红。真是“风送落红搀马过,春风更比路人忙”(元·高克恭《过信州》)。

静静地看着河谷的木棉花,把河谷染得五彩?#22836;住?#26065;旎别致的风光,胸中升腾起明朗的感觉。

红与绿,动与静,生命的一?#20013;?#24577;。

无数次经过红河谷,脑海翻涌,眼前?#20004;?#36291;银,“美丽”“美艳”“美好”这些字眼时时跳上心头,令人迷恋、让人心旌荡漾。

此刻,我身处的河谷,牵系着一个地方的自豪。看梯田途经河谷停在路旁赏花的人熙熙攘攘,在每一处热烈的木棉花前,都有游人赏花?#24863;Γ?#21040;处都是“?#38738;貲青輟?#25353;快门的声音。枝头密密?#35328;?#30340;花朵比人们?#35895;?#38393;,一朵朵,竞相绽放,涂染河谷。真是满谷的木棉红!但这样的景致不止于一个点。写起来,我满腹情?#24120;?#23427;不该是一幅短暂的风景,不该是木棉花凋敝留下的尾声,它也不该仅仅在花满河谷时让人流连。短暂的感受,绝对比不上长久地体悟,瞬间的美丽也不会?#26579;迷?#21402;重。

飒风掠过树梢,令我身处一种阔大的惬意,一时胸怀宽广起来。我仰起头闭上眼,问自己,看到了开满河谷的英雄花吗?听到了花蕊滋滋绽放的声音了吗?

于是,我?#36335;?#21448;看到,从第一棵木棉树上开始的红色,在河畔、在山冈,年复一年,红红盛开,温暖心怀。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