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園柳色

劉宏江發表于2014年01月29日19:16:25 | 名家美文 | 標簽(tags):故園 柳色 柳樹 劉宏江

喜歡一切綠色植物,尤其鐘情于故園那一抹青青的柳色。

柳,鄉村大地上最普通、最常見的一種樹。曾經,在皖中丘陵,在生我養我的那座小村莊里,柳樹婆娑的身影隨處可見。多年以后,故園柳色,那依依可憐的樣子,依然讓我魂牽夢縈。

民諺云:“七九八九,沿河看柳。”早春時節,凌厲的北風還未完全撤退,寒氣依然凝重,田野一片蒼涼。可我——一個小小鄉村少年,早就急不可待了,每天都要跑出院外,跑向村頭,看一眼村邊的柳樹,望一望嫵媚的春風是否已經到來。

忽見陌上楊柳色。當我從剛剛從浮綠泛金的柳枝上,看見春天的色彩、感受到春天的氣息時,心中便有了一種說不出的歡愉。

寒雪梅中盡,春風柳上尋。在所有的樹木花卉中,柳樹對季節的變化最敏感,最早感知了春天的來臨,最早報告了春天來臨的訊息。春風在哪里?春風就掛在柳樹的枝梢上。春風和柳樹最纏綿。春風一吹,柳枝兒便柔軟了,柳梢兒就泛青了。淡淡的一抹綠意,嬌軟的幾聲燕語,給我那寒磣的小村莊帶來幾多生機,也給我的心頭帶來無限的希冀。

 “有心栽花花不發,無意插柳柳成蔭。”憑此說法,就很好地證明了,柳樹是適應性極強、極易存活的一種樹。在我的印象里,柳樹的確不像其他樹木花卉那樣,對氣候、環境有著很高的要求。它一點也不矜持,也不故作尊貴之態。春天里,只需削一節柳棍,或折一段柳枝,隨便往泥土里一插,很快就能生根萌芽,展葉吐綠。柳樹這種耐旱、耐澇、耐寒、耐瘠薄的生活習性和堅韌不拔的品格,就像我的那些隨遇而安、樂觀豁達的父老鄉親。

柳樹,從來不擇地勢,而且生命力極為健旺,無論把它插在哪里,都能蓬蓬勃勃地生長。在我的故鄉,人們通常把柳樹扦插在村道旁、水塘邊、渠堤上。因為長大變粗后的柳樹,根系異常發達,可以牢牢地抓住身下大片的泥土,很好地起到防浪固坡、減少水土流失的作用。春催老柳發新枝。樹皮皴裂、樹干虬曲的老柳,帶來春天第一抹鵝黃嫩綠的同時,也讓人感受到了生之力的強大。而新栽的柳,要不了一年兩年,便綠葉紛披,并展現出裊裊娜娜、嬌俏柔媚的身姿了。走在春天的原野上,映入眼簾的,是“拂堤楊柳醉春煙”的醉人景致。暮春時節,皖中大地柳暗花明,我們的村莊,就像浮蕩在綿綿厚厚的一片綠云里。

在我的家鄉,沿襲著清明插柳的古老習俗。清明時節,祭祖上墳,給墳上添一抔新土時,總不忘折幾根長長的嫩柳枝,恭恭敬敬地插在荒草萋萋的墳頭,以寄托對先人的追憶與哀思。

頑皮的孩子,把柳枝當作玩具。順手扯下三兩根柳枝,胡亂地繞幾圈,編成一頂柳條帽,神氣十足地戴在頭上。孩子們玩得興起,一邊三五成群滿村滿地里撒歡野跑,一邊將小小柳哨銜在嘴里,鼓起腮幫,比賽似地嗚哩哇啦地吹,竟吹出一支支婉轉動聽的曲子。

鄉下人親近柳樹,喜愛柳樹,原因一定還有很多。柳樹,不僅僅是一種很好的庭院綠化樹、一種極具觀賞性的鄉土樹種,也不僅僅是守護家園的一道綠色屏障,還因為,青青楊柳像是舞動在春風里的一支支綠色旗幡,紛飛柳絮總能牽動人內心深處太多的情思。

故園年年柳色新。青青柳色,是故鄉大地上最鮮亮的顏色!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