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瓜子

张梅发表于2013年12月20日20:43:3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向日葵 瓜子 西瓜子 南瓜子

野生的青气更让人向往,青气是蔬笋气,青气是书生气,青气是《诗经》里的国风中吟诵的气息,青气是植物在生长的过程中散发的纯朴气息,青气是节气运转到春天弥漫于天地间的昂扬之气,发自地表,盈满山林田园。

?#26519;?#20316;人的《瓜子》,开篇写道:乡下新年客来,在没有香烟的时候,清茶果茶之后继以点心,必备瓜子花生,年糕粽子,此外炸元宵、小包子、花饺、烧卖之类。在小镇,初一待客时,瓜子是必不可少的。知?#32654;?#20154;提到的,除了瓜子花生,其他几样和小镇风俗不同。

儿时暑假,?#26376;?#30382;黑纹的大西瓜,一剖两半,露出扁黑的瓜子粒儿,瓜瓤吃进去,籽儿滑溜溜吐出来,用盒子盛着,在阳光下晒,存多了,积在一个旧筲箕里,让父?#23376;?#31354;的时候用热沙子炒炒,后来到底炒了没有,也记得不甚清楚。不过,到了年末,买的瓜子总会有葵瓜子、西瓜子和南瓜子几类。葵瓜子出自向日葵,很?#19981;?#33909;花的明媚,有次在乡下的路边遇上向日葵,花朝着阳光正开着,金黄灿然,?#20004;?#22914;鼓面的花蕾十分紧密,花茎显得有些不堪重负。那时是孩童,对什么都有好奇之心,想够上去掰开缝看看,见大人阻止,也就不敢瞧个究竟。

瓜子中,葵瓜子又脆又香,也最易嗑开。中学时代,每逢过年,几个姐妹围着桌子,边说边聊,茶水不需要,瓜子倒是从筒里取了一次又一次,每个人面前的壳儿都成?#35829;?#23665;丘,嗑到夜深还兴味盎然。西瓜子就不行了,表面有层薄薄的白粉,似咸若甜,吃久了,舌头几乎麻木不知?#35835;恕?

吃瓜子估计是中国人最普及的零食之一,餐馆、茶楼、家庭、旅途,处处可见。旧时在剧院,小贩脖子上套着带子,一个不大的竹?#22812;?#22312;腰间,用旧报纸叠成三角包着瓜子花生之类,在一旁兜售。拆开一包,随意嗑着,壳儿到处飞,看完一场电影,起身总要抖抖衣襟,抖落那些沾附在?#36335;?#19978;的壳。那时没有保护环境切勿乱扔果皮纸?#23478;?#35828;,也落得怡然自在。

丰子恺曾不乏幽默地提到从前听人说:中国人具有三?#26893;?#22763;的资格:?#27599;?#23376;博士、?#24471;和分?#21338;士、吃瓜子博士。吃瓜子的水平也各有不同。我的孩子不怎么会嗑瓜子,总是让?#37326;?#29916;子仁给他吃,实在少了很多乐趣。丰子恺的描述也极细致,让人读后莞尔,说的是如果用?#39135;蕁?#21679;嘣”一咬,若用力不得其法,两瓣瓜子壳和瓜仁叠在一起折断了,心里比较担忧,瓜子已纵断为两半,瓜子仁紧紧地装塞在两个半瓣的瓜子壳中,好像日本版的洋装书,?#33258;?#24456;紧的厚纸壳中,不容易取出来。看来吃瓜子还伤脑筋,吃得不好“有伤于中国人的体面?#34180;?

对于我,最难嗑开的是瓜蒌子,来自于葫芦科物栝楼的果实。友人去天柱山,带回一袋野生的瓜蒌子,嗑的时候,很难将壳和瓜籽仁分开,用力不均,就会碎成极小的颗粒。栝楼在山林攀藤,开花结籽,成了精似的,每粒小而饱满,?#31933;?#25105;们的耐心。瓜蒌子写成“栝楼子?#20445;?#34987;作为中药记录在药书里,百度得到的这个名字简直生分得很,像是先秦时代的隐者。李时珍对栝楼的描述尤其美:“其实圆长,青时如瓜,黄时如熟柿……内有扁子,大如丝瓜子,壳色褐、仁色绿,多脂,作青气。”野生的青气更让人向往,青气是蔬笋气,青气是书生气,青气是《诗经》里的国风中吟诵的气息,青气是植物在生长的过程中散发的纯朴气息,青气是节气运转到春天弥漫于天地间的昂扬之气,发自地表,盈满山林田园。炒熟的瓜子早没了青气,如同经过世事打磨的人,风尘?#25512;?#28385;面烟火色了。如今为生计奔波,闲散地吃瓜子的时光是越发少了。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北京单场 竞彩篮彩2串1投注技巧 中国福彩双色球开奖时间 香港内部透码网站 香港平特一肖公式规律 码报开奖结果本期 澳客网彩票 速龙虎 pk10走势技巧对号 十三水大小举牌说明 时时彩牛人破译 幸运飞艇计划格式 恒宝国际线上娱乐 曾道人救世六肖中特网 11迭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