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醉入香榧林

王勉发表于2015年07月25日12:50:32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香榧树 香榧林 散文美文 王勉

“彼美玉山果,粲为金盘实。瘴雾脱蛮溪,清樽奉佳客。客行何以赠,一语当佳璧。祝君如此果,德膏以自泽。”香榧子很小,却被一位名头很大的诗人赞美着,他就是?#24444;?#30340;东坡先生,姓苏。

那天中午,喝了点绍兴花雕,半醉半醒,脚下飘飘然的。

这样的感觉,走在诸暨钟家岭的山道上,我仿佛在梦?#23567;?#38654;从山谷升起,愈往山林深处,雾气愈见其重,莽莽缠缠、丝丝?#22369;啤?#36825;里是陈洪绶的妙地,这里是西施的故里,往西是李渔的兰溪,往北是张岱的山阴。在钟家岭这一片上千年的古树枝桠间,这雾,已涌动了数千年。

古意盎然的香榧森林就在眼前。蔓茂的古树林向我们?#25925;?#30528;群雕般的壮观,空气里弥漫着香榧树木特有的一种清幽。爬过很多的山,到过很多的林子,我却?#29992;?#36935;到过这样神秘的树林。醉眼蒙眬中,只见雾气?#21320;浚?#24653;如?#23665;紜?#34987;雾弥漫而遮住真容的香榧森林,错落参差的枝干似乎都显得隐约虚幻。

香榧子

我不由下意识地握着口袋里的一把香榧子,脚步依然不稳,向树林深处行进着。之前,我只偶尔食过香榧子,?#29992;?#35265;过香榧树,更没入过香榧林。一片翠绿渐渐在缭绕的雾气中耀眼起来,那茂盛的榧树枝叶,在我眼前虚实相间地伸展着。“马观音山坡到了!”一行人中,有人惊呼起来。我酒醒了一半,不禁抬眼望,好大一棵树!从根部的泥?#26519;校?#34022;然伸展出十几条如虬般的树枝,粗壮而坚定地向上攀升,需数人才能合抱。至一人高处,所有枝干如巨大的伞骨向天空震撼地伸展开来。茂盛繁密的树冠,覆盖了近一亩的土地,丰硕而壮观,古老而神圣。遮天蔽日、枝柯蔓延的树荫下,我突然有了种想膜拜的冲动。

我知道,我遇到香榧树王了。确切地说,应该称之为“榧后?#34180;?#22240;为它是一棵雌树,是香榧林中最古老的一棵树,树高18?#31069;?#33016;围约10?#31069;?#26641;龄已有一千三百多年了。过去,我只知道银杏树寿高。在我?#26519;醒?#30340;?#23665;?#19968;中池塘边的小土坡上,有两棵高大挺拔的银杏树,少年时习惯?#23567;?#30333;果树”,说是清朝一秀才所栽,当时我以为这是世上树龄最长的了,也在一篇拙文中描述过它。与眼前这棵香榧树相比,真是天高地远了。其实,在这片尚处原始状态的森林里,百年以上的香榧树就有几万棵,千年以上的香榧树竟达二千七百多棵。这片足有50平方公里的香榧森林,据说还是一片未被旅游的喧嚣涉足过的处女地。从唐朝到现在,山外尽管是风起云涌、潮涨潮落,可这里,所有的香榧树仿佛是?#26408;?#20154;世、饱经沧桑的神灵,只是开花结果,只是四季翠绿,只是一片静?#20303;?

静谧中的香榧树的开花结果,也与众不同。香榧林里笔挺伟岸的多为雄树,一棵雄树为多棵雌树授粉,如银杏一样,一夫多妻?#34180;?的生态。花粉通过空气、风、 兽传播,鸟、 这几百年上千年不断交配、繁殖的美妙过程简直是万物中的一个奇迹,是一段执着的不朽的情感历程。香榧的结果尤为复杂,从开花到结果,往往要三年时间。所谓一年开花,二年结子,三年才成熟。香榧是“千年树,三代果?#34180;?#27047;树通常生长十五年左右方有收获,几十年后产量才成倍增加,只有到了几百年的壮龄树,才能真正达到硕果累累。所以,当地榧农称之为“三代同堂”,香榧树又被称为“公孙树?#34180;?#39321;榧的成长拒绝了草木一秋的那种急功近利,而是生就了功在千秋的那份执着坚韧。也因此,香榧的产量受到限制,不仅树生长慢,连果子也是一点一点吸取日月精华,需三年光阴才积淀而成。而一颗香榧果,才指甲?#21069;?#22823;小。榧树更是金贵,一根枝折断了,要百年千年才能修复。榧农们在采果季节,宁可冒着生命危险,把自己吊在自制的架子上,一颗颗用?#31181;?#21435;采摘,也不会站在树下用摇撼和打枝的方法,去震落满树的香榧子。

我?#32479;?#20102;一颗香榧子。在这棵世界上最古老最庄重的香榧树下端详起来。说实话,以前吃过几次香榧子,只是当作无聊时的消遣品,只觉得有点淡雅之香,也没感到有何特别之处。指间的那颗香榧子,壳薄仁满,形如橄榄,两头?#32422;猓?#40644;褐色的果壳上透着些浅浅的条纹,好像风过后天空中留下的云痕。看着看着,心中突然冒出奇怪的问题:这天地之灵气凝聚成的圣果般的小东西,当年被称为明三百年无此笔墨的大画家诸暨人陈洪绶,可曾钟情地描摹过?离此地不远的李渔可曾在名?#39592;?#21490;的文字中描述过?不得而知。只记得传说中美人西施与香榧果曾有缘,留下一段佳话。两千多年前,有位智者问西施:“你能用手剥开香榧壳吗?”西施不但美丽动人,更是聪明绝顶,仔细看了看,就用?#31181;?#25353;住香榧壳上的两个突兀点,只是轻轻一按,?#31895;?#19982;食指之间的榧壳就啪的一声裂了条缝。于是,千百年来,这香榧眼就被称为“西施眼?#34180;?#21518;人吃香榧子时,无须用力去按果壳,或者用嘴去咬,只要用?#31895;?#21644;食指按住香榧果上的这两只“眼睛”,轻轻一摁,壳就裂开了。这就是被人美其名曰的“西施吃法?#34180;?

这西施吃法,过去在吃香榧子时,?#30422;?#20063;曾教过我。此刻,当我置身于香榧子名副其实的原产地时,当我置身于世界上最大的苍翠浓绿的榧林中时,当我置身于深邃幽绿、沧桑遒劲的千年巨树下时,我如馋嘴的孩童,把那颗香榧果轻轻一按,果壳开裂后,取出果仁,去掉果衣,把那颗金黄诱人的香榧子放进嘴里。片刻,我所带的香榧子被我尽入口中,顿觉满嘴喷香,吹气胜兰,心旷神怡,宠辱皆忘。不由得想起了那首《蜂儿榧》的古诗:?#25300;?#29976;宣郡蜂雏蜜,韵胜?#25788;?#39558;乳酥。一点生春流齿颊,十年已梦?#24179;?#28246;。?#24444;?#24050;记不清是何人所作,但却道出?#23435;?#27492;时的感觉。

走出香榧林时, “行过东溪山回望更丽,绿云深处有榧香”的那一片葱?#31069;?#24573;觉细雨拂面,雾意渐浓。脚底如?#27597;?#20113;,只觉醉意又袭。但已不是酒醉了,而是那片千年香榧林所散发的远古清幽的气息,令我心醉。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75956326.com/html/meiwen/text1211.php,转载请注明,?#24653;唬?/div>
更多
上一篇:南瓜花下一篇:?#36824;?#31481;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