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杨

佚名发表于2015年07月23日01:10:24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胡杨 散文美文

车缓缓前行,大漠胡杨出现在我的视野。胡杨,沙漠中的卫士,以刚劲挺拔的英姿,傲立于荒漠,用它春的绿色,秋的金黄,让大漠有了生命的色彩。

胡杨,又称胡桐、眼泪树、异叶杨,为杨柳科落叶乔木。它能忍受荒漠中干旱、多变的恶劣气候,对盐碱有极强的忍耐力。在地下水含盐量很高的戈壁荒漠中,它依然枝繁叶茂,人们赞美它是“沙漠的脊梁”。

沙漠河流流向哪里,胡杨就会跟随到哪里。所以,沙漠中处处留下了胡杨驻足的痕迹。它对稳定荒漠河流地带的生态平衡、防风固沙、调节绿洲气候和形成肥沃的森林土壤,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是故乡农牧业发展的天?#40644;?#38556;。

很快,我眼前连绵的沙丘上,出现了一棵棵挺拔的胡杨,在春色暖阳的照耀下迎风低语,沙沙传情。林中几乎没有其他植被,只有胡杨以它独有的生存方式傲然生长着。

胡杨在飞沙走石的戈壁荒漠中,以横插旁卧,横亘苍穹的生命姿态,诉说着“活着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的古老神话。

胡杨三千年的漫长?#21482;兀?#35753;人不禁思考生命的意义。多少风雨岁月,多少寂寞等待,多少凝重苍凉,多少蓄积勃发,用生命本有?#26408;?#24378;和顽强,选择了沙漠,造福着铸剑为犁,拓荒兴业的故乡人。

经历过大漠戈壁岁月的父辈,对胡杨有一种天生?#26408;?#24651;,它?#24378;?#30528;时光年轮的沧桑老皮,它那执着地扎根于大地深处的不屈根系,它那与沙漠共荣辱的活化石情节,生生不息地传唱着征服岁月的凯歌。

我曾到新疆尉犁县罗布人村寨欣赏过大漠胡杨,抚摸两人都?#32321;?#19981;过来的千年胡杨。那里的胡杨,已经有了胡杨人家的血脉亲情,而胡杨人家也仿佛踩着胡杨的大漠踪迹而相傍相依。

如今,故乡的胡杨因祖祖辈辈生存的需要,沙漠戈壁变良田,而委身于寂寞的边缘。但这些寂寞的胡杨,是祖辈走过艰?#20102;?#26376;留下的痕迹。回?#27515;?#21490;,人类曾无休止地征?#21073;?#19981;断拓荒,而胡杨却执着地伫立着,这是一种生存的态度。

芦苇、沙枣林、胡杨仿佛镶嵌在岁月沙滩上的一枚枚贝壳,带着风?#36710;?#28889;印,被记忆不断地拣拾。

寻春的人们,或许和我一样,追忆故乡情,眺望的目光被?#26429;?#22312;一块块不成形的荒地?#29287;?#20013;。所以,?#34892;?#19996;西终会在我们不断寻觅的目光中淡出历史。

抬头的?#24067;洌?#26377;风筝被放逐在苍茫的上空,孤独的旷野之风仿佛看到春姑娘般,吼声更热烈了,携着五彩的风筝,跳起了荒原狂舞,穿越了城市的高度。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75956326.com/html/meiwen/text1205.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上?#40644;?a href="/html/meiwen/text1206.php">家乡的棕榈树下?#40644;?a href="/html/meiwen/text1204.php">沙枣林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