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兰州大杂院夹竹桃的记忆

张鸿俊发表于2015年07月10日17:51:29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夹竹桃 记忆 兰州大杂院 张鸿俊

上个?#20848;?#20843;九十年代兰州城区还存有大量民房,像比较好的四合院则在省政府、广武门、中街子附近,大部分四合院随着人口增多,搭建了许多附属建筑物,改变了大宅门的用途。就是这样的大杂院,让我们70后生人特别感念和怀旧。

我小时候一放学经常去这样的院子玩耍,有的院子中种植着夹竹桃、喇叭花、石榴树,有闲情的人家还养个假山和大金鱼缸、麻鸟子。窗格用薄白纸糊框,顶棚则是用上好的白纸裱糊,扎糊得屋顶平整漂亮,老兰州人?#23567;?#31946;仰?#23567;薄?#22823;人们常用兰州话对性格内向的小孩们讲:“牙大豆不憋,憋了嘣仰?#23567;保?#24418;容此人?#38498;?#23450;?#34180;?#19968;鸣惊人?#34180;?

老旧的木门,油腻的铁链子,右框上挂着门扣子。铁链横拉“将军”上锁,即知主人不在家。如果谁的眼角上火出了痦子,用门口链子轻轻一刮,水泡破?#32781;?#30524;角不长时间就好?#32781;?#25402;管用的,也不知为什么?

院子中大部分厨房都是搭建的,一户做饭全院生香。我最深刻的记忆则是,夕阳垂照,邻居小脚老奶奶在案板上放着擀好的细面,凉着油呛的浆水,老人坐在房门口,静静等着家人下班归来。夕阳照在老人的脸上,让人感到生活的宁静和岁月的定格。那时候,我不知道有什么生活节奏,人们都很平静,偶有在工厂倒班的邻居大叔也不觉得他们的匆忙,在家休息时,他们还?#25918;?#30528;鱼缸假山。院中夹竹桃疯一样的高长,白色、粉色的花瓣,显得那么好看。?#19978;?#22810;年再未见到有人再种植夹竹桃。

夹竹桃

有的院中照壁破旧依存,只是神龛空空,照壁下面堆满煤球。有的院中梨花盛开,葡萄挂枝,还有的院中总是?#19990;识?#20070;声。

记得春天槐花开?#32781;?#22823;人们上房顶,采摘槐花吃,条件好的人家则就着炒鸡蛋吃。?#21507;?#26641;开花?#32781;?#23478;家都会采摘,用花瓶盛水养着,屋内枣花飘来阵阵清香,时而浓烈,时而暗香。如果芍药、牡丹盛开,则采摘花朵,拿回家,用花瓶盛水养在瓶中,屋内淡淡清香,沁人脾肺,人生安逸,这大概是老兰州人的情趣。清明前后,榆钱?#21512;?#32509;放,青葱碧绿,挂满枝头,老人们把采摘的榆钱去除根蒂清洗干净,放到蒸笼里铺开,一层榆钱上洒一层小麦面粉,约蒸二十?#31181;?#21518;起锅,拌匀后洒上香葱末和精盐,粉白黛绿,清香可口。

?#22902;?#26469;?#32781;?#25105;们常吃浆水面。偶食陇西?#21485;猓?#21475;感极好,多吃也不油腻,也不会担心得高血脂,?#19978;?#24403;时物质条件有限,不能常吃。一到晚上大人们挑着水桶,娃娃们提着扁担去水站挑水。在这种静宜的生活状态下我们成长着,我那时总觉得时间过的很慢,总觉得日子还有好长,走一站路要走很久才到,吃一碗地道的臊子面要想好久。

冬天屋内“炕比地大?#34180;?#28821;正中放个小炕桌,全家人盘腿坐炕上吃饭。冬天的兰州非常寒冷,家里人把炕烧得热热的,坐在热炕头上吃饭,感觉暖和舒服极了。冬天?#28909;?#20908;果汤,甘甜清冽,更有润肺止咳之效。有首打油诗:雪花朵朵北风?#25285;?#19968;炉梨子一炉火,如愁软儿解渴寒,请君试吃热冬果。

岁月静好,我这“老狗儿”记起这千年事,忽然想起,我老?#32781;?#25289;杂?#32781;?#20294;愿这份宁静不要消失殆尽。梦中的大杂院、夹竹桃。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75956326.com/html/meiwen/text1171.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