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春新韭田畦青

丁桂兴发表于2015年03月17日20:52:45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韭菜 散文美文 丁桂兴

有人说韭菜的味道,是春香、夏辣、秋苦、冬甜,一年四季中春天的韭菜最鲜嫩可口,尤其是早春的头刀韭菜,让人百吃不厌。仿佛只有品尝了春天的韭菜,才会感觉到春天扑面而来。

在我的故乡,应该说没有一个人没有吃过早春的韭菜。生活在乡村里的人们,对韭菜最熟悉不过。?#39029;?#20037;住在繁华的都市里,时常想起乡村时代难以回归的往昔,田野里曾留下了最朴素的温情。记得在村南的小圩上,四周环水,形似小岛,外祖父在屋前的田地上搭建一个瓜棚,再前面就是自己的一大片菜园,四时蔬菜就在田地里悄然生长。

每当到了初春时节,外祖父早就清除了菜地里枯草杂叶,均匀地洒下韭菜籽,再从灶膛内取一些草木灰撒到地上,过两天施一些鸡粪、猪粪。几番风雨过后,浅灰色的泥土中,一簇簇嫩白色的小花在韭菜吐露的新芽上绽放。这时候,畦地周遭的杨、柳、榆、槐等树的叶子争欲舒展,桃、李、杏、梨等花,竞相开放,满眼都是绿,我?#19981;?#38893;菜那种淡淡的萌动之绿,不像红辣椒显示的张扬?#25512;美保?#38893;菜有着婉约和春羞的韵?#19969;?

大诗人杜甫有诗:“夜雨剪春韭,新?#37117;?#40644;粱。”宋人陈舜道也有:“得暇分畦秧韭菜,?#20204;?#27146;圃树棠梨。”古诗的意境很优美,还有一种闲情的味道。母亲并没有读过此类古诗,她对菜地的浇灌相当勤劳。田畦紧靠河边,傍晚时分,母亲下河挑上几桶水,带着我去给韭菜浇水。她割韭菜时很娴熟,把收拢来的韭菜卷成一束,然后用镰刀在韭菜叶柄离地约半厘米处利索地割断。母亲告诉我,韭菜可以反复割,越割越长,一茬又一茬地长。

我们全家人都喜爱母亲的韭菜炒鸡蛋,虽然是家常菜,初春韭菜的鲜绿色,配上鸡蛋的黄色,可以说是色香味俱佳。韭菜炒青虾也是鲜美异常的搭配,嫩嫩的韭菜,新鲜的河虾,吃在嘴里鲜、滑、嫩,香而不腻,能让人品味出春天的柔情。韭菜做馅更是如同演戏时的主角,韭菜饺子、韭菜烧饼、韭菜包子、韭菜锅贴等,吃过后更觉唇齿余香未尽,韭菜的香气弥漫在融融的春光里。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海南体彩app换身份证 搜狐彩票网专家杀号 河南快320190608023 足球总进球数玩法技巧 2019双色球中奖号码是多少 江西时时彩3星技巧 浙江快乐彩票 okooo澳客网出什么事了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推荐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苏 愚人节福彩中奖彩票 澳洲幸运8技巧 下载两肖两码中特1 河南22选5第303期开奘结果 最快的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