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日里的香椿树

赵玉明发表于2015年02月21日21:29:2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香椿树 冬日 散文美文 赵玉明

当叶子在季节的深处被风干了水分,微风一吹,便纷纷扬扬地凋落。

刮了一夜的风,早上看见楼下的空地上一层落叶。抬头仰望,墙角边的香椿树,稀疏的叶子,如长者的满头银发,在阳光的照射下,虽然已过枝繁叶茂的季节,但生命的光泽依然在高空熠熠?#20102;浮?#26641;干很粗,我双手抱紧用力摇动,树枝上的叶片纷纷自上而下地飘落,“?#25104;场?#30340;声音唱着生命最后的赞歌。我被这些枯叶包围着,我闻到草木的气息,闻到树木的芬芳,我仿佛听到它们从春?#35282;?#27792;浴风雨阳光的成长故事。蓝天之下,这让人怎能不爱?

叶子落在不同的地点会有不同的归宿。就像一棵干了的黄芪,在农妇手中就是?#32654;瓷赵?#20570;饭的柴火,走进药铺就成了补气固表能医人的宝物。眼前的香椿树就是这样,它的叶子落在我脚下小区的水泥地上,与风从楼房的拐角处?#36947;?#30340;?#29616;健?#26524;皮、塑料袋混杂在一起,被脚踩过,被车轮碾过,破碎污浊,就成了污染环境的垃圾,很快就被工人清扫得干干净净。如果这棵香椿树长在公园的草丛里,它们的落叶,一片一片,叠加着,唯美得如同为枯草铺上一层厚厚的毯,再等一场雨,脱离树枝的叶片,没有了养分供给渐渐腐烂,香销玉殒至“化作春泥更护花”。这是叶子的风骨,也是叶子的使命。如果有可能,我愿意是一棵长在公园里的香椿树,生命的尽头,落在与泥土更亲近的地方,哪怕消失得无声无息。

同一种树,生长在不同的地域,叶落的时间也是不同的。就如香椿树,在南方,本?#20204;?#22825;落叶,一直挨到大寒,?#21038;?#33853;尽。一半凋谢,剩下的一半,半枯半黄,悠闲地挂在高高的枝头,等待一场大风,等待一场冬雨,然后优雅地从枝头缓缓走下,从十?#35813;?#30340;高空落到地面。仿佛在写一首抒情诗,与树枝、与季节作最后的告别,不为天上的云,不为远方的烟,只为从春?#35282;?#36825;一生一世的爱恋。而在我的故乡,那个北方的山村,村头一里外的田埂上的那棵香椿树,秋天的时候,叶?#29992;?#20223;佛约好了似的,一夜之间,从树而降,共赴盛宴,无?#21038;?#24724;。只剩下光?#21644;?#30340;树干,和一根根的树枝在空旷的田野里?#34013;?#33485;天。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
一尾中特网址 棒球帽洗完了前面皱了 江苏11选5走势 河南481开奖视频近200 德国飞艇平台app 如何一月专五万 360彩票购彩大厅 31选7六等奖多少钱 江西快3官网下载安装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分布走势图 136期单双中特46中41 快乐飞艇报奖 35选7好运4 六合圆你梦 新疆时时彩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