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郁金香狂潮

周其仁發表于2016年03月17日20:29:54 | 花語.故事 | 標簽(tags):郁金香 狂潮 泡沫

一本英文小書,封面上的兩朵郁金香楚楚動人。書的標題更吸引人,我把它譯做《天下第一泡沫》(The Famous First Bubbles)。讀完之后,我急不可耐想要告訴讀者的,是該書作者蓋伯爾(Peter Garber)將舉世人云亦云的“泡沫”捅了一個大窟窿。

名花也蒙羞

郁金香狂潮

當今流行的“泡沫”術語,原型之一就是郁金香投機狂潮。話說17世紀荷蘭郁金香球莖的市價大漲。當時單個球莖傳說可以賣到5500荷蘭盾——那時候,120荷蘭盾能買1頭牛或4頭豬,192荷蘭盾能買2噸黃油。荷蘭盾是金幣,5500個貨幣單位含黃金110盎司,以現今的金價計,值33000美元!而在“泡沫破滅”之后,球莖價格狂跌到不足“盛市”時的十分之一。古老相傳,投機狂炒的眾生相被簡約成一個專用詞——“郁金香狂潮”(Tulipmania)。

連權威的《新帕爾格雷夫經濟學大詞典》也收入了有關詞條,雖然撰寫人承認,“理論界尚未達成對泡沫狀態的一致同意的定義”,不過,這似乎并不妨礙許多專家認為,“泡沫”可以直接由“郁金香狂潮”來定義,或者反過來也一樣。“郁金香狂潮”使人相信,個人理性一旦進入市場就不再可靠,倘若沒有政府的管制和學者的勸誡,自由市場注定要在瘋狂中終結。

少見多怪是規律

唯有蓋伯爾出來問了一句:真有“郁金香狂潮”這回事(Was This Episode a "Tulipmania")?他系統收集前人著述,考證當時的買賣合同與拍賣記錄,一番由表及里、去偽存真的調查之后,結論是:所謂狂潮云云,不過是少見多怪。

原來郁金香的品種非常多。名貴的上品和大路貨各有各的買主和市場,市價不可同日而語。最名貴的郁金香球莖的價格上漲由巴黎的時尚需求驅動,那時法國貴夫人和名媛流行的是用新鮮郁金香——一年的花期不超過7天——來做服飾。作者找到了確鑿的證據:當時最別致的郁金香在巴黎單支賣價1000荷蘭盾。

郁金香花可以用種子栽培,也可以通過球莖——中國讀者可以想到水仙花的球莖——培植。“球莖法”不但一年即可得花(種子法要7—12年),且能用一種“馬賽克病毒”來“破裂”(breaking)而成奇花異卉。從經濟的角度看,花可以賣錢,球莖當然就是資產。年收入1000荷蘭盾的資產值5000荷蘭盾,正如年租金1000元的房產值5000元,這算不得離譜吧?

要知道,時尚永遠以異為貴:那些獨到的新奇品種剛剛問世的時候,市場的出價總是瘋狂。就是在當代荷蘭,一個罕見的百合球莖的成交價你猜是多少?1987年的一個記錄是100萬荷蘭盾!這相當于1999年的69萬美元——整個一棟豪宅。

不過看似瘋狂

其實,在1637年2月前后市價波動最劇烈的,不是名貴花種,而是大路貨。根據蓋伯爾艱苦覓得的資料,1637年1月,一磅半重的“維特克魯嫩”(Witte Croonen)球莖市價為64荷蘭盾,但到2月5日就達1668荷蘭盾!然后直線下跌到起價線以下。一個商品的市價在短期內漲跌20—30倍,難道還不夠瘋狂?

夠瘋狂。不過事出有因。蓋伯爾報告了幾點。第一,郁金香球莖每年9月栽入苗床,來年4—5月發花,6月移出,因此在9月至次年6月間的價格均為“期貨”價格。第二,1636年中一大批非專業人士涌入大路貨市場。第三,“新人們”做生意的方式不同于傳統規矩:(1)基本沒有書面合同;(2)不要公證人;(3)接單無須交納定金,只需每單付1—3荷蘭盾的“酒錢”(wine money);第四,這些比較“野”的交易,地方法院不提供履約的法律服務。就是說,這些“風中交易”(wind trade)的喊價是用來撞大運的,買賣雙方都不當真。據記載,1637年2月之后,“賣家”要求“買家”按當初定價的3%—10%付賬而不被理會的,所在多有。

至于那些中規中矩的生意——主要是名貴球莖的交易,價格下跌的幅度要小得多。證據顯示,幾種稀有品種球莖在1642—1643年的市價約為其1637年2月頂峰價的16%—30%。就是說,年度平均跌幅在24%—35%,與后來18世紀郁金香球莖市價的長期變動幅度相似。

三人成虎,中外皆然

這本小書的厲害之處,是順藤摸瓜,追查這個現在已經舉世聞名的“故事”的來龍去脈。說來由不得你不相信:全部現代著作關于郁金香狂潮的描述,皆來自一位M先生(Mackay)1841年一本書里的7頁。這本書抄襲了另外一位先生關于哈爾勒郁金香市場的記載,后者除了援引一個英國旅行家——他1705年到過當地,對70年前發生的投機傳聞不過在日記里記了一句話——之外,全部摘自一本叫《G&W》的小冊子。經考證,《G&W》系荷蘭地方當局編寫,旨在規勸人民遠離投機活動,相當于我們今天看到的“抽煙有害健康”或“股市有風險,入市要謹慎”。

讓我長話短說。直到本書作者1989年發表關于“郁金香狂潮”的論文前,沒有人整理出一份比較完整的時間序列的郁金香球莖市價變動表。更沒有人系統地區分清楚種種不同的郁金香球莖——以及各種不同的交易和價格——的實際含義。人們寧愿復述、傳播甚至再創作“郁金香狂潮”這樣一個“模式化的事實”(stylized fact),并以此為基礎,產出更多的術語、理論、模型、推理、管制大計和道德規勸。

讀完本書,我們也許可以得到另外一個對“泡沫”的定義:基于對實際交易情形的無知而無法解釋的資產價格的大起大落。讓我說明,“無知”不是罪過,我們甚至不必為之難為情——承認無知畢竟可以刺激求知。問題是,為什么要給無知包上一件“大有學問”的術語外衣,還偏偏要以美麗的郁金香的名義?

微信搜索:花草樹木網或hcsmnet,關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問題問大家
本文網址:http://www.75956326.com/html/huayu/text162.php,轉載請注明,謝謝!
更多
?
hcsmnet
幸运农场规则